【水下考古:破译八百年沉船之谜】我们认为理想状态的水下考古应是水质清冽的环境,而我们经常做的水下考古则是浊水考古,这也是中国水下考古的特点。中国的水下…

“沉船是一个时间胶囊,它把所有的时间固定在里面。”


崔勇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大家好,我是崔勇,是“南海一号”的项目领队。我们的工作主要是水下考古,将陆地考古的工作移到水下做。但是,将考古工作移到水下并不简单,因为它是建立在工程和科技的发展上。

 

水下考古的诞生源于一个契机,1943年法国海军军官库斯托发明了自携式水下呼吸器,俗称“水肺”。因为“水肺”的发明,人类能够自如地进入水下世界。

 

自携式水下呼吸器


如果大家潜过水就知道,潜水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由于人类对藏的情结以及自身的怀旧情结,人工“水肺”的发明最早应用于古代沉船。


一般的水下考古程序如下图所示,这张图展示了日本在叙利亚进行水下考古工作的情景。图片上方是一条驳船,图片下方是沉船遗址,图片中间是考古人员各自负责的工作。

 

我们认为理想状态的水下考古应是水质清冽的环境,而我们经常做的水下考古则是浊水考古,这也是中国水下考古的特点。

 

理想状态(左)和现实状态(右)

 

在“南海一号”的水下考古工作中,能见度只有20厘米。

考古工作中存在一个矛盾点。水质越清,文物保护得越差,尤其是木头沉船;水质越差,证明瘀泥越厚,文物保护得最好。


”南海一号“的水下考古工作

保护文物最好的地方不是博物馆和展厅,而是在地下和水下,“南海一号”恰恰符合地下和水下的双保险。有了这个双保险,我们对于“南海一号”的期待非常高。

 

思想晚餐  


已完成:20% //////////


“南海一号”的发现调查与打捞


下图中的白点是“南海一号”的沉没地点。


 

1987年,我们发现这一条沉船,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伙子。直到现在,我一共参与了247件文物的接收。从1987年的发现,到1989年的第一次调查,再到2003年决定打捞,我们共展开了8次调查。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南海一号”确实保存得很好。

 

考古需要采集影像资料或者绘图,但因为“南海一号”的考古环境能见度很低,无法采集影像资料,于是我们决定采取整体打捞的方法。

 

“南湖一号”打捞现场

 

之前国内外都没有尝试过整体打捞的方法,经商讨后,我们决定迈出第一步。在整体打捞之前,我们要先做调查,为制定打捞预案做准备,其中最关键的是要了解埋船的淤泥有多厚。我们钻了30米的淤泥,才发现整体打捞的方案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2004年整体打捞数据采集工程—海底30米泥样钻探


整体打捞的方案前后经过四次论证,直到2007年才正式开始实施。后来,我们设计了一个巨大的钢沉井,长33米、宽14米、高7米。下图是一些放置钢沉井的照片,等放入水下之后,我们就看不到了。

 

钢沉井结构

 

下放沉井的场景


将钢沉井放入水里需要6步。第一步是定位放下去;第二步是用水泥块把钢沉井压到设计标高;第三步是把周边的淤泥挖开;第四步是横穿36根底梁;第五步是把上下沉井分开,吊起来;第六步是浮上水面。这六步从2007年4月一直做到2007年12月。

 

 

钢沉井浮上水面后就可以看到“南海一号”了。在钢沉井下放过程中,有一个比较成熟的技术——拉移,通过气囊拉移把“南海一号”从所在点拉到阳江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对面。

 

沉箱起伏(左)和气囊拉移(右)

 

打捞时,我们仍需考虑之后要把沉船放在哪里。捞上来没有问题,但是捞上来之后放在何处仍需考量。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放置沉船,它很快就会坏,这也是一种破坏。

 

2004年,我们决定打造一个博物馆。通过设计招标和施工,2004年年底奠基,2007年上半年博物馆建造完成,也就是“南海一号”的家。

 

“南海一号”从水底捞上来有多重呢?加上船体、船货、泥和沉箱本身的重量,总共是5500吨。

 

当时中国最大的一条起吊船在广州打捞局,它的起吊能力是4000吨。当时这条起吊船是亚洲第一吊,世界第六吊。现在我们已经有10000吨的起吊船,应用于建港珠澳大桥。

 

因为沉船更重,我们只能把它吊出海底,但不能吊出水面。我们又用了一个1.6万多吨的潜驳,即工程潜水艇,灌上水往下沉。然后把那艘吊船放在潜驳上面,再把潜驳的水排出使它上浮,同时用吊船往上吊,通过这两个力相加,我们把“南海一号”拖到水晶宫旁边。

 

但是博物馆离海边仍有400多米的距离,如何把5500多吨的东西从海边拉进博物馆的水晶宫?

 

当时我们采取了一个笨办法。我们铺了条路,采用古代滚木移重的方法,在重物下面放一些滚木,推一下,再将后面的滚木移到前面去,这样重物就能往前移动了。

 

但是这个沉箱太重,滚木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采用了气囊。我们准备了16根气囊作为滚木,把气囊垫到沉船下面,每一根气囊的承重是400吨,16根刚好是6400吨,远远超出“南海一号”的重量。

 

我们正是采用滚木移重的方法,将气囊排气充气,终于在2007年12月28日将“南海一号”牵引进了博物馆。

 

沉船成功打捞后拖航到博物馆(左)、等待沉船进入的博物馆(中)和沉船拖移入驻“水晶宫”(右)

 

进入博物馆我们立刻封墙,灌上海水,让这艘沉船处于原生态保护状态,不会再坏和变形,这是保护它的最好的一种方法。

 

思想晚餐  


已完成:50% //////////


沉船是巨大的宝库


“南海一号”放到水晶宫里之后,我们要进行发掘。

 

2009年“南海一号”考古挖掘

 

2009年和2011年我们各进行了一次试掘,尝试找到最好的挖掘方法。最后找到唯一的方法是保水挖掘,即放一点水挖一点。


 从发掘至今,“南海一号”遗址的正射影像变化

现在的挖掘成果表明这个方案是非常成功的。从2014年开始,挖到2019年6月份,我们已经把这艘沉船中的船货清完了,一共18万件套的文物。这18万件套的文物仅仅是陶瓷类的东西,并不包含130多吨的铁和几万枚铜钱。

 

陶瓷类文物

 

自1959年建馆至今,广东省博物馆的总馆藏量是18万。“南海一号”的文物量已经超过了广东省博物馆60年的收藏总量,所以沉船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南海一号”是个巨大的宝库

 

过去没有人知道800年前的船是怎么装载的,现在我们让公众看到了。下图展示了从沉船中挖出来的非常漂亮的龙泉瓷景德镇的薄胎青釉瓷和大量的黄金首饰,我们发现了2.8公斤的黄金和300多公斤的银。

 

龙泉瓷

 

景德镇的薄胎青釉瓷

 

“南海一号”中挖出的黄金首饰

下图中的银锭是25两的标准重量,刻在上面,我们通过银锭可以来反推古代的度量衡。

 

银锭


我们还在沉船中挖到了玉、观音、罗汉,以及很多铜器。

 

特别是下图左上角第一张的铜器和铜器下方的的秤盘和砝码,在沙特博物馆也有完整的一套在展,说明那个时候“南海一号”和当时的阿拉伯已经有交往。后来在塞林港的发掘也发现了这种砝码。

 

 

在挖掘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了很神奇的东西——咸鸭蛋,我们发现了很多罐。

 

“南海一号”中挖掘的咸鸭蛋

 

沉船就是一个时间胶囊,在短时间内沉到水底,它把所有的时间固定在里面。

 

船上有很多人,需要在一个时间单位里,保证从船长到一般船员再到水手的基本生存,它就是最小的生存单位和最小的等级社会。

 

可能有人会疑惑,在“南湖一号”的18万件文物中,最有代表性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我可以定一个标准。第一个标准就是唯一性,它只有一件。第二个标准,它绝对不是常用的东西,一定是一个艺术品。第三个标准,它能反映出当时人们对于这件艺术品的审美情趣。

 

首先是找唯一,我找到了海螺雕杯,它是用夜光蝾螺制作的。夜光蝾螺产于我国南海,我国台湾、日本也有。把一个夜光蝾螺切割一半,然后抛光,在蝾螺的光泽面进行雕刻,雕刻成牡丹花卉。

 

因为这个蝾螺只有唯一一件,我很担心别人观看时会损坏它,于是我对这个海螺雕杯做了三维采集,可以让观看者在电脑上看三维呈现。

 

海螺雕杯(左)和海螺雕杯的三维呈现(右)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奇特之处,这个海螺雕杯的三维有五个孔,就像是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是2004年设计的,蝾螺是2014年发现的。虽然先设计了博物馆,再发现了蝾螺,但这个博物馆却像是照着蝾螺的样子建的,这是冥冥之中800年的缘分。

 

 

我与博物馆的设计师相熟,他是何镜堂院士的女婿,叫冼剑雄。我给他看蝾螺的时候,他很激动,他当时就想以海洋生物骨骼作为设计原型,没想到我把它复原了。

 

蜗牛背着房子去旅行,海螺也是一样的。现在博物馆建好了,这个博物馆就是“南海一号”的家,“南海一号”也到家了。幸运的是,它没有被运出去。如果运出去,这一批中国文物的精髓就会被稀释到全世界各个角落,找都找不回来。

 

 

思想晚餐  


已完成:80% //////////


中国水下考古现状


我是从“南海一号”开始接触考古工作的,和“南海一号”打了32年的交道,在我即将退休的时候完成这项考古工作,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国的水下考古,虽然起步很晚,但是目前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目前“南海一号”既是世界第一,也是世界唯一,还是世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极力推崇的项目,在《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公约》也有提到。

 

“南海一号”项目包括整体打捞、异地保护、精细发掘、公众展示等,政府还把它搭上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快车。当时“南海一号”博物馆是所处地区的第一个现代建筑,而现在这里已经是一座城市。

 

我们的水下考古还有很多亮点,例如“南澳一号”的原址保护,以及重庆涪陵的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当时联合国就推了中国的两个项目,一是水下博物馆,另外一个是“南海一号”。

 

重庆涪陵的白鹤梁水下博物馆

 

重庆涪陵的白鹤梁水下博物馆,是中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又一经典,普通公众可以通过80多米的隧道下到水底参观博物馆,也可以看到在水下泡着的白鹤梁石碑。

 

我们在做“南澳一号”项目的时候,用一个巨大的框架,对沉船进行原址保护。

原址保护的“南澳一号”

 

水下考古还有一个工作方法,用围堰围住沉船,把中间的水抽走,再进行陆地发掘。下图是另一个考古遗址——江口沉银。一般的陆地发掘大概是四、五百平方米的范围,而江口沉银围了11.3万平方米,这个面积远远超过了用围堰技术发掘沉船的世界案例的总和。

围堰发掘的“江口沉银”


江口沉银指的是当时大西军领袖张献忠曾沉银于此。这是把宝藏变成现实的唯一案例,发掘了4.2万多件金银财宝。

考古的最高境界就是最小干预的文物保护。我们去西樵山石燕岩水下矿坑遗址做调查,因为它本身是一个很好的矿坑,所以我们什么也没有动。最小干预的文物保护就是考古的最高境界。

 

西樵山石燕岩水下矿坑遗址

 

堆满成品的通道

 

这也是我最近做的一个项目,现在进入了第八批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图片中是堆满石材的通道,潜过这个通道,有种穿越回古代的感觉,所以水下考古非常值得我们探讨。

 

愿中国还有更多的世界第一!我的分享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版权说明: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媒体转载和摘编,并且严禁转载至微信以外的平台!

文章和演讲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格致论道讲坛立场。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 跳转链接


“格致论道”,原称“SELF格致论道”,是中国科学院全力推出的科学文化讲坛,由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和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联合主办,中国科普博览承办。致力于非凡思想的跨界传播,旨在以“格物致知”的精神探讨科技、教育、生活、未来的发展。获取更多信息,欢迎关注格致论道官网:self.org.cn,微信公众号:SELFtalks,微博:格致论道讲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