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他的福地】 郭富城31年前拍機車廣告暴紅 其實是長得不夠高的幸運

郭富城1990年因拍攝一支機車廣告在台灣暴紅,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廣告明星。他從台灣紅回香港,成為香港唱跳最佳歌手,也被封為「四大天王」之一。網路作家兼製作人張哲生,日前在臉書回顧當年這支由高明駿和陳艾湄主唱的廣告主題曲〈誰說我不在乎〉,披露天王走紅的故事,猶如回憶殺般引起眾多共鳴。

郭富城還沒出名前,曾演出多部電視劇,也曾為梅艷芳、周慧敏等當紅明星伴舞。後來台灣廣告公司要為機車廣告找男主角,因為機車設計小巧,當時檯面上高大帥氣的男星或男模坐在機車上總看起來總格格不入,正當工作人員為人選頭痛時,注意到一份檔案,正是郭富城的個人檔案,資料中顯示身高170公分,與當時此廣告拍攝需求相符。

郭富城當年憑機車廣告紅遍全台,風靡萬千少女。(翻攝自網路)

後來郭富城機車廣告中的帥氣外型以及被潑濕的頭髮,擄獲無數少女心,也讓眾多少男指定同一髮型,在台灣一砲而紅。張哲生在臉書文章披露,「同年9月,郭富城推出首張國語大碟《對你愛不完》,在台大賣60萬張,並讓他紅回香港去。這部廣告令郭富城深信自己『遇水則發』,因此之後在他的演唱會裡,『潑水濕身』便成了不可缺少的戲碼。」

郭富城去年曾曬出專輯舊照,感性發文致謝粉絲陪他走過30年的演藝路。(取自郭富城微博)

有趣的是,這支機車廣告並不是在台灣拍的,而是在香港街頭拍攝。郭富城曾在1991年出版的自傳《我需要愛》,描述機車廣告面試及意外暴紅過程,部分文字如下:

藝員部打電話通知我試鏡的那天,我並沒有任何特殊的感覺,只知道有一部廣告,台灣來的廣告商選中幾個藝員,我是其中一個。

只是試鏡罷了,不見得會選中我,我並不抱任何希望。

我到廣告公司,已比預定時間晚了許多,過了下班時間,他們特意留下,等我從片廠趕來。

他們說我是最後一個試鏡的人,然後要我做了幾個表情,再問我會不會騎電單車?

我曾經想過學騎電單車,尤其在當舞蹈演員的時候,同伴都愛新鮮、刺激。

常常到郊外飆車兜風,他們找我,我總是有事,陰錯陽差,而沒有參加他們的「暴走」行列。

轉到「演員」後,和以前同事聯絡得少,再和他們碰面,竟是在其中一人因超速翻車而送上命的告別式上。

從此,我再也不想學電單車,或許是潛意識裏的一種反抗吧?

郭富城當年暴紅,招牌髮型是年輕人爭相模仿的焦點。(取自微博)

為了爭取演出,我好像該說我會,卻因為想起那個離去朋友破碎的臉,我很坦白地告訴廣告公司,我不會。

廣告公司的人似乎並不在意,他說:「如果試鏡可以,我們找替身也沒問題」。

沒想到二天之後,我就接到了拍片通知。

開拍當天,天下著大雨,整個香港都濕濕悶悶的,我開車到跑馬地的一家餐廳。

廣告公司說主景在那裡。

拍電單車廣告為什麼會拿餐廳做主景?

我納悶的很。

香港騎電單車的人不多,但這種交通工具天生該歸類於叛逆的,或是自由的,在餐廳能拍什麼呢?

餐廳裡,拍片的工作已經做好了,只是一張檯子。

一場戲:男女主角吵架,女的潑男的一臉說。

女的氣走了,男的騎車去追。

與我對手的倪雪,還是第一次見面,好像是個電影新人,她穿著花邊的衣服,看起來很清純。

我是白色T恤加黑夾克,因為我的衣服會被潑濕,他們準備了好幾套。

「潑水濕身」是郭富城演唱會的經典橋段。(取自郭富城微博)

導演問我怕不怕不斷被潑水?

我當然不怕,我從小喜歡淋雨,喜歡雨水打濕身體的時候,那種孤獨的寧靜。

只不知換成白開水,是否還能醞釀出同樣的情緒?

導演說演給我聽,我的角色是一個深情而執著的男孩,就算吵架、翻臉,還是無怨無悔地去愛。

很浪漫的男孩,我像嗎?

我跟導演說,我沒有真正戀愛過,但我試試想像。

做一個演員,總要不斷把自己丟進不同的角色故事裡,愛情的感覺,還是容易演釋的呢!

郭富城後來深耕戲劇,以精湛演技奪得多項獎項肯定,再創事業高峰。(取自郭富城微博)

潑水的滋味果然不好受,倪雪大概也不是潑悍的女孩,從來不曾刁蠻地對付她自己的男友,一杯水在她手上,不是直衝眼睛,就是大部份潑在衣服上。

如此這般,NG了十多次,重複著換衣、弄乾頭髮、做表情、淋雨四個動作,導演終於說OK。

收工時,天色已暗了,導演說,效果不錯。

第二天,拍的是在地鐵站等著女主角的鏡頭,兩人面對面,誤會冰釋。

我一直覺得,這個故事像浪漫童話,如果電單車追得上地鐵的速度,不少悲劇的愛情都能改變結尾的氣氛吧?

結束拍片時,CF公司說會叫我去看帶子,這部廣告在台灣上片,香港看不見的。

我不置可否。

只要盡力就好,其他一切隨緣吧!我繼續著軋戲的日子,約莫兩個星期後,CF製片公司的人不停用CALL機呼叫我,我回電給他們,他們興奮得不得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廣告片在台灣好受歡迎,這是你的機會啊!

是嗎?

我並不相信。

郭富城曾說台灣是他的福地,一無所有時在台灣走紅,經歷轉型低潮時,又在台灣拿到金馬影帝。(取自郭富城微博)

「台灣」對我來說,蠻遙遠的,我連一句像樣的國語都說不出來,就算真有機會,溝通都成問題,怎麼發展呢?

就在與CF公司聯絡之後一、兩天,我拍一場武打戲時,膝蓋受傷,停了通告在家休息。

卻接到了一通台灣打來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人,說他叫「譚健常」,是我的CF主題曲的製作人,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到台灣唱歌?

我作夢也沒想到真的有人會找我,而且不在意我能不能唱,就肯給我機會。

「你找TVB吧?他們是我的經理人。」

情急之下,我趕緊搬出救兵。

等他掛了電話,我坐在話機旁愣了好久。

台灣?

我真的會到台灣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