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趙薇儆猴 中國人的苦難什麼時候才到頭

中共對趙薇等影視明星下手,來勢洶洶。據說趙薇與王菲都已失聯,或者被軟禁,或者已出逃。其實大多數明星都很識做,愛國愛黨表忠心爭先恐後,他們如有假合同偷漏稅問題,那也是行業慣例,只想多賺一點錢而已。

在中國,大多數明星都有政治後台,有的甚至有政治地位,朝中有人保護,在外頭拚命掘金,本來與滿朝貪官有共同利益,為何突然成了箭靶?

在習近平政治上全面左轉,社會整體回到文革的局勢之下,明星有幾方面「原罪」:

一、明星即使表態愛國,但他們追求的是資本主義「腐朽」的生活方式,華屋靚車,錦衣玉食,紅男綠女,醉生夢死。在社會即將面臨長期緊日子,需要艱苦奮鬥,把一切奉獻給黨的未來,這種個人主義價值觀,與黨的利益背道而馳。

二、明星是偶象,有明星就有追星文化,有追星就分薄了對領袖崇拜的精神資源。年輕人追星,每日如癡如醉,豈有餘情向一尊頂禮膜拜?年輕人都去追星,一尊被冷待了,革命沒有接班人,對黨的事業有直接傷害。

三、目前這批明星,都是改革開放後紅起來的,他們推崇西方影視作品,宣揚西方文化,人生觀與倫理觀都與中共黨文化完全對立。數十年來中共文化政策鬆動,大陸影視作品中也有不少宣揚西方價值觀的成份,要肅清西方文化影響,就不能容忍舊有的影視文化和明星文化。

四、粉絲追星,不但受明星影響,很多粉絲還自動向偶象奉獻時間精力和金錢,為追星不惜掏腰包。明星已足夠有錢,還要從民間搜刮,增加小市民的經濟負擔。鑑於日後即將面臨的緊縮日子,政府預先打擊明星,鏟除追星文化,節省不必要的社會開支,以應付未來的緊日子。

五、明星那麼有錢,國家卻窮了,那是不可容忍的,也不符合黨的長遠利益。打壓明星,剝奪他們的生存空間,搜刮他們的財富,不但對黨國意識形態有利,也對千瘡百孔的財政不無小補。

六、中共黨文化已全面回到文革,影視作品即將受到類似八個樣板戲的嚴格規範,既然如此,社會對影視明星的需求將大幅降低。很多作品不能面世,大量明星將失業,整個行業走向沒落。對於未來肅殺的政治文化來說,沒有了明星不會有什麼損失,相反的,將減少不少麻煩。

近年來,很多港台明星紛紛到大陸搵食(賺錢),有的甚至搵到盆滿缽滿,這樣的好日子到頭了。為了回大陸搵真銀,影視明星不惜出賣良知,為中共的獨裁統治搽脂抹粉,抹黑香港人的抗爭,詆譭台灣人的政治訴求,好像香港的成龍,台灣的黃安,都寡廉鮮恥一副奴才相。這些人現在面對中共專政鐵拳的捶打,希望他們還能一如既往地愛國下去。

人民有追求自己文化生活的權利。在自由社會,有影視作品就有明星,有明星就有追星,有追星就有追星文化,除非有傷風化,或有違法行為,否則政府無權干預。台港兩地向來都有偶象文化,社會也從無失去規範。比起貪腐的官場文化,明星文化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中共既然鐵了心全面向左轉,走回閉關鎖國的老路,也就要全面與西方文化脫鈎,杜絕西方文化對青少年的「毒害」,因此,這一波對明星的圍剿,絕不是一時意氣用事,是長遠國策。日後政府對影視作品的政治審查必無日無之,管控越來越嚴,禁忌越來越多,影視作品天女散花式佔領文化消費市場的好景,將一去不復返。

因此,不是影視明星要倒霉了,是整個行業沒有生路。成龍、黃安們,在大陸已沒有生存空間,回到港台又犯眾憎,他們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范冰冰被罰十八億,她要有多少身家,才經得起這樣的罰款?一個叫鄭爽的,我都不知道她的來歷,一罰也罰了三億。她們年紀都不大,財富積累的速度驚人。現在范冰冰夠「冰」了,鄭爽也「爽」不起來,她們依附在黨國肌體上風光過,如果有痛腳給中共抓在手裡,那就不只是錢的問題了。

中共黨文化正急速入侵和佔領香港,圖書館好書被下架,影視作品面臨嚴酷的政治審查,香港的文化環境也正急速惡化,香港在文學藝術、出版廣告、電影電視等文化領域的多年榮景,也將無以為繼。

中共去到哪裡,哪裡就沒有好日子過,中國人的苦難,什麼時候才到頭?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圍剿明星,志在肅清西方文化影響)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