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十七个瞬间|无论如何,林冲都不应该动手

file

作者:老斯基财经

有发现疑犯线索者,奖励2万贯;有发现尸体者,奖励5万贯。

影视剧中的林冲,赢得很多观众的喜爱。

出镜的林冲,儒雅、帅气、内敛, 80万禁军教头,一身好武艺,全身上下都是国人的审美情趣。

《水浒传》中的林冲,在大宋东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坐拥单家独院,有丫鬟,娘子又漂亮。

image

体制内,工作稳定,人体面。老丈人也是教头,还颇有钱财。

可以想象,周末约上三五哥们,喝点小酒,搓搓麻将;抑或爬爬山,搞搞半马,健健身,去俱乐部打打高尔夫。

其岁月之静好,日子之喜洋洋,概莫如此。

但是老板的干儿子,高衙内,给林冲出了一道无解的奥数题。

让林冲的所有美好,从此画上了句号。

高衙内看到林娘子的那一刻,一见钟情,患了相思病,甚至一病不起。

image

在林冲朋友陆谦陆虞候,以及陆谦朋友富安,也就是林冲朋友+朋友的朋友的策划主导执行下,演绎了水浒中著名的“误入白虎堂”、“大闹野猪林”、“火烧草料场”、“风雪山神庙”。

步步惊心,每一步都要置林冲于死地。

观众们至此,个个为林冲愤怒不已,恨不得和林冲一起,把坏蛋们一个个打倒杀绝。

直到林冲把陆谦、富安、差拨、管营们,一个个手刃,观众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些坏人,也有今天,总算有了报应!

观众们这么想,这么认为,也这么看。

但是不一定代表了当时大宋主流社会的看法。

image

比如当时大宋律师界、法学界的专家学者们,以及当时主流媒体《宇宙时报》,就不这么看。

他们对整个林冲事件,大致提出了如下质疑:

第一,林冲说高衙内调戏了林娘子,有人证物证吗?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第二,高衙内,东京高等学院表演系高材生,曾经东京“十佳青年”才俊,人品、才气、样貌俱佳。有必要去调戏一个少妇吗?

这里面有没有别有用心的人,出于不可告人的阴暗心理?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没有出于嫉妒报复?我们期待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第三,林冲一直说自己被诬陷、被冤枉。那么,林冲有没有拿起法律武器,进行自卫?有没有到相关部门投诉检举?

林冲作为体制内的专业技术人员,对大宋律例,应该比普通市民有更多更深的认识。

第四,如果林冲没有走司法程序,说明什么呢?林冲对大宋法制没有信心吗?

林冲在首都东京生活,他应该知道大理寺在哪里。铁面无私包青天仙逝还没多少年嘛。身处这样一个培养了铁面无私名吏的时代,林冲还不相信衙门,那他究竟相信什么呢?

《宇宙时报》的古月翰林 ,就林冲事件,专门写了一篇评论文章——《任何人都没有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

古月翰林在文章中疾呼,在一个法制社会,在一个文明社会,有什么东西是讲不清的呢?有什么事情,不能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呢?又有谁的生命可以被他人剥夺呢?

生命最宝贵!

古月翰林文章指出,林冲袭警致死,剜公职人员心脏,割公职人员头颅,手段之残暴,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

古月翰林文章进一步指出,最最让人痛心的是,吃瓜群众,对于林冲这样的残忍暴行,竟然拍手称快!这是对暴力的奖赏,这是一种网络戾气!这是文明的退步!

古月翰林接着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林冲是好人,就算被杀的是坏人,林冲也没有权利,使用这种极端手段。一码归一码,让法律的归法律,让道德的归道德。

当然,古月翰林一分为二地说,林冲事件,是不是基层工作人员,工作简单粗暴?是不是基层工作人员,工作做得不细?

甚至,是不是基层工作人员不作为?

林冲在天王堂、在草料场改造的时候,基层工作有没有做到位呢?

文章最后,古月翰林呼吁,无论是作为当事者,还是吃瓜群众,都要冷静克制。

在事情真相没有完全调查、澄清,没有权威部门给出结论前,我们不信谣、不传谣。

据大宋新闻报道,就在林冲行凶事件后,沧州牢城立即进行了清理整顿。

image

对于一些群众反映大的,工作态度不好的,以及一些临时聘请人员,该转岗的转岗,该下课的下课。

与此同时,沧州牢城对草料场方圆一百公里范围内,展开了搜捕工作。

并在三百公里范围内,张贴布告:有发现疑犯线索者,奖励2万贯;有发现尸体者,奖励5万贯。

据不可靠消息,林冲当晚疾行至少五十五公里。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称,林冲往梁山方向奔走。

有些吃瓜群众称,林冲也算八字好,还有梁山这条路可以走,要不然,早晚得嗝屁。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作者:铜奖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