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51posts:

The Truth Behind Bitcoin’s Opposition

Bitcoin represents a threat to the United States dollar and its global hegemony backed by endless war. What do Saddam Hussein and Bitcoin have in common? According to the government, they both have ties to terrorism. In reality, both threaten the United States dollar (USD) and its global hegemony. “One man’s terrorist is another man’s […]

The Naughty Pelican Trying to Eat Capybaras Bathing in Hot Springs Recreated on a No-Bake Cheesecake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Rin (@rinsforest) University student and cake artist Rin of Rin’s Forest created a wonderfully amusing no-bake cheesecake that featured an adorable recreation of the capybaras at the Saitama Children’s Zoo enjoying a nice dip in the hot tub. Capybara cheesecake, inspired by real-life capybara hot springs […]

创始人“托孤”,律师“狸猫换太子”!鲁南制药股权争夺内幕

东加勒比最高法院于2021年7月20日作出判决,确认了公司创始人独生女赵龙的权利。 文|朱萍 魏笑 彭欣怡 编辑|徐旭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头图来源|全景网 “赢了官司之后,下一步有哪些规划?”7月26日,记者问赵龙。 “这怎么能公开呢。”赵龙回复说,还打了一个笑脸。赵龙心情不错是因为前几日她在东加勒比最高法院赢得了BVI诉讼,为了这场诉讼,她坚持了4年,拿到判决书时,她打字的手都在抖。 来源: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商业法庭判决书 赵龙,鲁南制药核心创始人赵志全的独生女儿,原本可以很悠然地专研自己喜欢的法律,但一场股权争夺战,让她卷入了各种是非漩涡中,法律最终成了她捍卫自己权利的利器和依靠。 2014年,赵志全去世,原本遗嘱上是由赵龙接受他鲁南制药的股权,但2017年,赵龙意外发现,在当时家族律师王某的“操作”下,这份遗嘱受益人并不是她。 “为了爸爸的心血,我要拿回股权。”2017年3月,在准备走诉讼道路的时候,赵龙很坚定地向记者表示。 为夺回控制权,2017年8月,赵龙向东加勒比最高法院提起诉讼。2021年7月20日,历时4年,东加勒比最高法院终于作出了判决。 在判决书里,法院认为,律师王某夫妻以及鲁南制药张贵民阵营的证人“完全缺乏诚信”,并对其“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产生了严重怀疑”。法院甚至认为其涉嫌刑事犯罪,但鉴于当事人没有就此点开展充分辩论,法官也没有深究。 签订信托,临终托孤 启信宝显示,鲁南制药目前的股东主要有三类,分别是社会个人股(系实际控制人、占比48.08%)、内部职工股(占比26.22%)、外资股(受益人,占比25.70%)。 鲁南制药股权争夺故事开始的焦点在外资股部分。 鲁南制药始创于1968年,前身是郯南劳动大学校办工厂郯南制药厂。当时,郯南制药厂设备陈旧,技术落后,经营困难,全靠赵志全承包经营药厂后才起死回生,日渐起色。在赵志全的经营管理下,药厂逐渐壮大,赵志全在鲁南制药员工心中也有很高的威望。 1994年,药厂改制为鲁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鲁南制药又更名为现在的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鲁南制药”)。 在上世纪90年代,鲁南制药为了享有中外合资企业的税收优惠,找到当时烟台华联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烟台发展公司”)在境外的全资子公司鲁信(美国)有限公司(SITIC AMERICA INC.,下称“鲁信公司”)合资(鲁信公司持股25.7%),使得公司成为可以享受税收优惠的中外合资企业。 2000年,赵志全与烟台发展公司之间存在分歧,但由于前者仍然希望保持外资企业税收优势,所以双方达成协议,将鲁信公司持有的股份卖给凯伦美国公司。 凯伦美国公司是由鲁南制药的律师王某及其妻子魏某在美国设立的公司,这两位也是鲁南制药股权争斗主角之一。 2001年3月15日,鲁南制药和凯伦美国公司签订《股权代持协议》,约定由鲁南制药提供资金,委托凯伦美国公司以凯伦美国公司的名义购买鲁信公司持有的鲁南制药25.7%的股权;凯伦美国公司应根据鲁南制药的指示代其行使股东权利;鲁南制药有权以凯伦美国公司的名义处分代持股权并有权随时终止代持协议;鲁南制药每年应向凯伦美国公司支付8万元的服务费。 2001年4月2日,凯伦美国公司又与鲁信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并获得政府批准。就在获批当日,鲁南制药分两次向凯伦美国公司汇入股权收购款3780万元人民币,而剩余的3780万元股权收购款,则由鲁南制药旗下的山东临沂工程机械有限公司代为垫付,双方约定等凯伦美国公司资金充足后再予偿还。 凯伦美国公司后与鲁南制药分别投资新设了鲁南贝特制药有限公司(“贝特公司”)与鲁南厚普制药有限公司(“厚普公司”),凯伦美国公司分别投入1000万元和750万元人民币。 其后,凯伦美国公司持有的鲁南制药及其子公司的股权通过新设BVI公司、信托等方式进行了数次调整。截至2011年7月19日,股权结构为:赵志全持有凯伦BVI公司100%股权,凯伦BVI公司持有安德森公司100%股权,安德森公司持有鲁南制药25.7%的股权,并分别持有在厚普公司、贝特公司、鲁南新时代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物技术公司)与鲁南新时代医药有限公司(新时代医药公司)25%的股权。这一股权结构在公司备忘录中也有印证。 同在2011年7月,赵志全和魏某签订信托协议,魏某作为安德森公司唯一董事宣布设立“赵氏信托”。该信托是可撤销信托(即委托人保留了撤销权的信托)。信托由凯伦BVI公司作为委托人与受益人,并由安德森公司担任受托人。信托财产是安德森公司持有的上述5家公司的股权。 该《信托协议》显示,安德森持有鲁南制药2100万股外资股(占股本25.7%);山东新时代药业有限公司4725万外资股(占股本25%);鲁南厚普制药有限公司1250万股外资股(占股本25%);鲁南贝特制药有限公司1250万外资股(占股本25%);鲁南新时代生物技术有限公司4250万股外资股(占股本25%)。 (注:此为信托协议显示数据) 2014年,赵志全在弥留之际,他向赵龙转让了经魏某签字的安德森的股权。此前,2017年在鲁南制药控制权的争议中,赵龙向记者表示,“安德森股权为我所有,父亲赵志全去世前委托魏某变更股权变更,但2年来迟迟没有过户。”而根据2021年7月20日的判决文书显示,根据英属维尔京群岛的法律,这是一次有效的股份转让。 多次转移股权, 意图“狸猫换太子” 赵龙告诉记者,2014年11月她父亲过世前,对王某发出了依据她父亲和魏某之间的信托协议,结束信托关系,并将信托资产过户给赵龙的指令,王某随后准备了过户文件,并且开始办理过户,她为此还专门去了一趟王某的办公室。 但在赵志全去世后,王某暂停了过户手续办理,并于2015年元旦约赵龙至深圳与其所在的律所两位香港律师见面,以避免赵龙身份因未来上市可能被披露为由,建议建立一个家庭信托,两位律师提出这存在一定风险,基于两位律师的建议,赵龙也认为这对她来说有极大风险,拒绝了王某的提议。 而早在2014年底,赵龙就按王某要求将过户文件邮寄给对方,由其主力经办。基于他们全家对王某的信任,赵龙并没有频繁催促王某。 2015年下半年,赵龙回国后,王某提出了鲁南制药重组方案,并表示若重组不先完成就进行过户,他的妻子魏某将面临美国税务部门的牢狱之灾。金杜律所向鲁南制药提供了重组的法律服务,但在2016年底重组完成后,王某并没有完成过户的意愿。 2017年2月20日,在王某北京办公室,他给了赵龙一份“Banyan Tree Trust” (“菩提树信托”)的信托文件,赵龙才知道他从来没有打算真正按其父亲赵志全过户指示函将遗产转交给她。 而安德森中的10%资产(判决中名字为Zhongzhi Investment HoldingLtd,被翻译成“中智公司”,赵龙此前提到的时候称为众志公司)早在2015年6月5日就被王某划出给予鲁南制药CFO王步强、新任CEO张贵民。张贵民后来向赵龙表示,以为王某和王步强事先已经征得了赵龙的同意。 “安德森剩余90%资产则被转入了王某夫妇所持有的玉石公司(判决中称为Jade Value Investment Ltd,被翻译成“嘉德公司”)。王某通过上述‘Banyan Tree Trust’将玉石公司作为信托资产,转移给他们的女儿,我的名字也在受益人名单中,但王某作为Protector随时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地将我移除。里面所有条款都不能保障我的利益。至于这个信托如何成立的,我完全不知情。”赵龙说。 而在BVI诉讼启动后,赵龙得到的安德森工商登记档案显示,早在2015年8月8日,安德森已经完成股东变更,发行股份也发生变动。 “他们私自设立信托,根据BVI法律是无效的,而且据查信托的委办律师无资格办理。此外,魏某只是受托人,不具有对公司任何事项的表决权,也不享受任何权益。”赵龙向记者表示。 在赵龙提出要对簿公堂时,王某提出其辞去菩提树信托保护人的职务,聘任赵龙母亲作为信托保护人。第二天,王某女儿也签发弃权声明,放弃其在菩提树信托的受益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