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神之路」對外開放 3 千年歷史修復 70 載 料成新旅遊點

神之路(圖片來源﹕في حب مصر facebook) 埃及昨日(26 日)舉行慶典,慶祝曾譽為「神之路(The Path of God)」的遺址重開,期望可重振旅遊業。遺址連接兩座古埃及神廟,長約 2.7 公里,路的兩側有過千座雕像,有逾 3,000 年歷史,其後深埋地底,直至 1949 年被發現。修復工作歷經逾 70 載,多次因政治原因遭打斷,終在昨天重見天日對外開放。 遺址位處現今城市樂蜀(Luxor),兩端連接卡納克(Karnak)神廟和樂蜀神廟,路旁兩側有逾 1,050 座獅身人面像和公羊像,因此除獲稱為「神之路」,亦有「獅身人面像大道」或「公羊之路」的美譽。大部分雕像因久經歲月已被侵蝕或破壞,目前則有 309 座雕像已完成修復工作。 政府昨日舉辦重開儀式,總統阿卜杜勒 – 法塔赫 · 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出席,他在儀式開始時沿路遊行,及後逾 400 名身穿法老服裝的年輕表演者和法老戰車走完整座遺址。政府又放煙花慶祝,調動船隻和馬車,動員交響樂團、專業舞者等參與。 儀式亦重現佩特歐節(Opet festival)酬神儀式,該節在古埃及新王國時期每年一次,於尼羅河氾濫季節的第二個月舉行,讓古埃及人慶賀生育和法老。其時,祭司會肩負 3 艘聖船,運送 3 個古埃及神明的雕像,徒步經「「神之路」從卡納克神廟走到樂蜀神廟。 學界對哪位君主開始興建遺址未有定論,惟專家指遺址所發現「最古老的紀念碑可追溯至圖坦卡門法老」。圖坦卡門法老是古埃及君主,於公元前 1332 年至前 1323 年時在位,年僅 19 歲時逝世,距今逾 3,300 年。 然而,學界普遍認同,全長 2.7 公里的遺址,有近 2.2 公里是在內克塔內布一世法老在位時興建,即 2,400 年前。 旅遊業是埃及就業和強勢貨幣的重要來源,政府期望藉盛典吸引因疫情而去的遊客。埃及去年旅遊業收入約為 300 億港元,較 […]

ants:在Submit中再调用当前Pool的Submit可能导致阻塞

本文永久链接 – https://tonybai.com/2021/11/27/ants-call-submit-in-submit-may-cause-blocking 1. goroutine pool的必要性 Go在并发程序方面的一个小创新就是支持轻量级用户线程goroutine,不过虽然goroutine很轻,但并不是免费的,尤其是Go程序中存在大量goroutine反复启停时(比如采用每连接一个goroutine的处理http短连接的http server,在大并发的情况下就是如此),Go运行时启停和调度goroutine的开销还是蛮大的。这个时候我们对goroutine pool的需求就诞生了。 goroutine pool减小开销的主要思路就是复用:即创建出的goroutine在做完一个task后不退出,而是等待下一个task,这样来减少goroutine反复创建和销毁带来的开销。除此之外,由于goroutine已经被创建,当任务到达时,可以不需要等待goroutine创建就能立即执行,提高响应速度。并且通过goroutine pool,我们还可以严格控制启动的goroutine的数量,避免因外部条件变化带来的goroutine数量的暴涨与暴跌。 在Go社区中,优秀的goroutine pool的实现有不少,Andy Pan开源的ants就是其中之一。根据ants在github上的当前状态来看,它在Go社区范围的应用很广泛,Andy Pan对issue的响应也是十分快的。这也是我们在项目中引入ants的原因。 这篇文章要写的就是我们在使用ants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对问题的简单分析与解决过程,这里分享出来的目的也是希望大家能避免遇到同类问题。 2. 问题描述 我们在对系统进行压测时,发现系统出现了“死锁”。经过查找,我们将问题锁定在对ants包的使用上面了。我们的工程师使用ants时,在传给Pool.Submit方法的task函数中又调用了同一个Pool的Submit方法。之后他便用下面代码复现了这个问题: package main import ( “fmt” “time” “github.com/panjf2000/ants/v2” ) func main() { p, _ := ants.NewPool(100) for { p.Submit(func() { for i := 0; i < 3; i++ { p.Submit(func() { fmt.Println(time.Now().Unix()) }) } }) } […]

一本杂志的演变,以及它所看到的城市

一本杂志完成自身商业化的路径,也是中国二三线城市寻找本土文化的潮流兴起的过程。 记者 | 任思远 编辑 | 张云亭 福建福州的本土杂志《HOMELAND家园》创刊16年了,似乎从不避讳谈钱。办公室在福州日报社,墙上贴着几张红色的“符”,上面写着“稿到财临”“钱来”,还有“莫谈情怀,谈谈钱”。 《HOMELAND家园》办公室在福州日报社,墙上贴着的红色“符”上写着“莫谈情怀,谈谈钱”。 它在做的是“本土文化内容”的生意,这件事在2005年编辑部成立之初并不成熟。像那个时代的不少杂志一样,《HOMELAND家园》的内容跟随一线城市的时尚消费文化,尝试显得“洋气”。随着城市发展,团队发现这条路径并不适合一本主要在福州发行的杂志,便转而把重心放在挖掘本土的民俗和故事上。 在创刊后的六七年时间里,《HOMELAND家园》主要是通过刊在杂志上的广告赚钱。而现在,福建的地产商和政府开始直接为它的内容买单;在河北保定做项目的地产商也找上来,请它帮忙梳理当地的文化脉络。用品牌策划副总监陈佳佳的话说,《HOMELAND家园》现在是“活动展览项目策划团队、广告公司加媒体”。 事实上,对于正在做与《HOMELAND家园》类似生意的各地本土文化组织来说,尽管它们都各自在本地耕耘多年,但都是直到近年才迎来了快速商业化的好时机。 杂志副主编许灵怡在5月需要到台州、苏州、上海、北京等地的书店,分享编辑部挖掘、记录福州本土文化的经验。而几乎以上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家类似的机构,比如浙江临海的“五月May”、西安的“Local本地”、苏州的“本册选书”,它们被许灵怡称为“同行者”。 “小城青年”“社区营造”“在地书写”“市井味道”“乡村振兴”……这些“同行者”们活动和推文中的高频词,差不多能概括这些机构在做的事情:提供生活在小城的年轻人聚集、娱乐的场所;记录本地居民的生活细节、民俗和城市风貌,并基于这些改造老社区;帮助小城附近的乡村做项目策划、品牌传播、引入游客。 把出版物作为记录本土故事的载体,这种方式在当下受到青睐——除了《HOMELAND家园》,贵州有《出山》,西安有《Local本地》,制作团队能通过这种方式完成对城市最基本的信息梳理:历史脉络、地理风貌、风土人情。 无论服务于什么业务,与地标建筑、本土旅游标语这些相对笼统的城市标签相比,这些组织往往能讲出一些本地居民的具体故事。这些故事是个体的、民间的,虽然与社会结构和公共议题有关联,但是有本身的逻辑。而讲这些故事的人,给人的印象是能听懂方言、熟悉本地巷弄里夫妻小店的口味、知道村里的庙什么时候祭神。 对于在一线城市生活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对工作压力、高房价感到厌倦和担忧,那么二三线城市的本土故事相比高楼大厦和网红打卡地也许更生动。如果恰好有离开一线城市、换到一个基础设施不错的城市生活的打算,这些本土故事会成为加分项。 这背后更大的背景是中国二三线城市寻找本土文化的潮流。基于文旅经济发展的需求,各地方政府需要在竞争中寻找文化上的辨识度;这种诉求得到了部分本地年轻人的回应,那些回归家乡,在一线城市生活过、熟悉营销逻辑和流行文化的年轻人,开始把本土的文化转化为商业资源。 而《HOMELAND家园》十几年来的故事,是这样一群年轻人和他们所在的城市如何寻找本土身份的缩影。 01 从“本土异元素” 到“了解我们生活的城市” 翻看《HOMELAND家园》最近一年的杂志,会发现封面专题几乎都是地理意义上的“福州独有”:《到闵江边,寻一口天然鲜》讲本地鱼鲜美食;《登云自在》写福州市晋安区登云村的自然人文环境;《龙舟之境》解构福州传统的龙舟文化。 最近一年的杂志封面专题都在寻找福州的本土文化元 素。 当被问及“为什么选择《HOMELAND家园》,而非北京上海的公司合作”时,这家杂志社的客户给出的是几乎完全一致的回答:因为杂志团队最懂本地文化、最会和本地人聊天。 “我们做的是福州”,福州市委文明办副主任陈甦告诉《第一财经》杂志,她曾带领政府团队与《HOMELAND家园》合作。“外地的团队要是不了解本地情况,可能只能走个过场。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很多故事是现成的,可以拷来拷去,没法挖掘更多的东西。” 然而,《HOMELAND家园》并非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始终保有对本土文化的耐心和信心。早期的杂志看起来很想靠近一线城市定义的“时尚”,整个编辑部把功夫下在“做一本不土的杂志”这件事上。“乡愁”的生意在那时候没有明显的迹象,高级的、前卫的、时髦的东西似乎才是年轻人的渴望。 2005年,第一期杂志的定位是“本土异元素生活”,“就觉得我们要酷,要与众不同”,视觉总监阿或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那期封面专题叫作“总是三线的命”,这是将福州与同类城市顶级时尚品牌的分布对比后得出的结论。封面图片是按照超模吕燕的标准选择的一位本地模特坐在石桌上,“拍出来发现很做作,”阿或说,“我们当时想做一本不土的杂志,但发现怎么都洋气不起来”。 2005年第一期杂志模仿一线城市时尚杂志,此时的《HOMELAND家园》还未开始寻找本土文化。 福州不是上海。无论把福州人的消费习惯与上海相比,还是遵循上海媒体的路径做杂志,让编辑部感受到的只能是落差和力不从心。这种痛苦在杂志创刊后第二年被放大,当时杂志的定位变成了“本土VIP杂志”,杂志的专题一度转向了高尔夫、游艇、五星酒店等高端奢侈服务。 做这样的杂志,首先和编辑部的人调性不符,“一群特别穷的人整天琢磨有钱人喜欢什么,没有共鸣,也没有快感”,“你根本不了解真正的福州人在玩什么”。另外,一线城市杂志拥有的与大品牌、明星接触的机会是地方杂志缺失的资源,本土的消息、生活以及文化才是它们的优势。这使得《HOMELAND家园》几乎是必然地转向了“本土”。 2009年的12月刊被阿或认为是《HOMELAND家园》转向的标志,那期杂志的封面主题代表编辑部成员的心声:“有一百个理由离开福州,为什么你还在这里?”他们采访了近百个福州本地人,问题包括:最喜欢、最不喜欢福州的什么?福州最值得推荐的、值得保留的是什么?为什么一直没有离开福州? “房价、海西、两岸文化交流”,其中一位受访者在被问及“最近关注的福州新闻是什么”时这样答道。“得益于海峡两岸关系形势的缓和,福州终于脱离了‘前线’而迈入‘海西’,随着沿海铁路的通车,从上海到福州,火车只要五六个钟头。这在二十多年前我的大学时代,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另一位生活在上海的福州受访者这样说。 “海西”指的是“海峡西岸经济区”,是2004年福建省人民政府提出的战略构想,在2009年得到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肯定,称它是“加快发展和开展与台湾地区合作提供了重要机遇”。 《HOMELAND家园》现在的副主编许灵怡是在2007年加入杂志社的,她认为就是在她入职后的几年,福州这座城市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建高铁,建高楼,旧街道改造”。每当有重要的城市改造项目时,杂志都需要记录被改造的区域,“到2012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做了,一年有好几个片区要改造”。 这也是中国的城市高速扩张和发展的时期。“城市的行政区划计划每年都在发生剧烈变动。无论是特大、大、中、小哪个等级,城市的数量都在不断变化”,澎湃新闻在2014年的报道《中国哪些城市扩张得最快》中这样写道。它同时给出一份数据:中国所有市区的面积,从2007年的36352平方公里,扩张到2012年的46744平方公里。 在城市里,地标建筑开始崛起,国外知名建筑师的项目在那时候密集地涌入中国。他们的项目有不少是大商场和高楼,并且除了一线城市外也渗透进成都、南京等二线城市。 许灵怡在入职杂志时负责的是本土文化的版块,需要走街串巷挖掘当地的历史和民俗。在2007年、2008年时杂志还有一个名为“hello fuzhou”的栏目,每期讲一个城市角落的历史。这个栏目一直持续了六七年,“因为后来做着做着,‘hello fuzhou’都变成了‘byebye foochow’。这个月做了,下个月这个地方就改造了。” 但她同时认为,城市剧烈变化、向外开放的时间点在2008年前后,那之前福州乃至福建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相对封闭”的时间。这导致有一些传统文化习惯在这段时间得以保留,“在民间野蛮生长”。这也使得她的选题越来越多,“根本做不完”。 “到现在,福州都不是一个旅游城市。即使再给它10年时间,我觉得它也很难变成厦门那个样子。”许灵怡说。 02 “乡愁有力量” 在回忆城市“剧烈变动”的几年时,许灵怡提到了福州的几个地名:三坊七巷、上海新村、上下杭、老仓山、鼓岭。这是那几年她“连着做选题的几个大的区域”。其中,三坊七巷、上下杭和仓山区的烟台山区域,如今被认为是重要的历史街区,经历过拆、改、留的讨论。在这个过程中,“历史文化复兴”和“乡愁”的话题被不断讨论。 “今天乡愁被政府大力推至文化自信的高度,还赋予城市用乡愁文化来彰显本性,消减千城一面现象的功效。”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朱荣远在一篇名为《乡愁有力量》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福州最为人熟知的历史街区是三坊七巷,为沈葆桢、严复、林觉民等众多名人故居的所在地。现在它是国家5A级风景区,曾被列入第一批中国历史文化名街、世界遗产预备名单。 福州最为人熟知的历史街区三坊七巷,也是福州古建保护工程的开端。 参与福州古建改造工程的人有不少都会提及三坊七巷,不仅是因为它的地位重要,也因为它把“古建保护”的概念在福州落地,给了福州人一个“本来要拆掉,但幸亏保下来”的现实例子。在1990年代到2000年年初,关于三坊七巷的讨论曾经是“保护文物还是更新为住宅小区”;在不断被呼吁保护的情况下,这片区域的定位才成了历史文化街区、“里坊制活化石”。 陈甦提到了2009年,当时她在福州市仓山区工作,这时间点与许灵怡感受的“剧烈变化”相近。当时仓山区的烟台山历史风貌区正要启动改造,“那时候历史建筑保护意识还不够强,觉得太破保护价值不高,”她回忆,“按照现在的这种理念,所有过去的历史它都是记忆,都是乡愁,都需要被妥善地延续下去,而不是野蛮地拆除。” 陈甦把从三坊七巷开始的、福州的古建保护称为“速度的延伸”,“几个点(保护)下来,观念慢慢变化”。 城市政策也在这一时期发生变化,2013年起,中央提出“严控增量,盘活存量,优化结构,提升效率”,“由扩张性规划逐步转向先定城市边界、优化空间结构的规划”。拆旧建新不再被鼓励。 而古建保护、乡村建设的局面也在同一时间有了新的变化。2012年,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和财政部联合启动了“中国传统村落”的调查。在此之前,联合国发起的“世界文化遗产”曾是中国古建保护领域最重要的成就,而2012年的这项名录给“世界文化遗产”之外的古建筑、古村落带来了资金和资源。下乡去做古建修复成了国内知名建筑师的重要机会,如今,其中的不少成了以民宿产业为基础的“网红村”。 陈甦说的烟台山片区在2013年被福州市城乡规划局定位“近现代历史文化风貌区”。在2015年,仓山区政府将烟台山一块124.65亩的地块出让给福州万科,变成了“仓前九里”商业地产项目,并在政府主导的“乐群——爱国路街道”改造项目中让万科担任设计、施工方。发出“保护历史文脉”声音的人,从此多了地产商。 […]

核查|美国研究发现60到70岁最有生产力?

中文网络流传说法称,“美国一项大型研究发现:一个人最有生产力的年龄是60到70岁”。 有关说法特别强调称这一研究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该杂志创办于1812年,是公认的“国际四大医学期刊”。 经核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没有发表过相关研究结果。目前也没有研究支持这种说法。 微信、网易、搜狐等内容平台流传一篇文章称:“美国一项大型研究发现:1、一个人最有生产力的年龄是60到70岁;2、人类生产力第二高的阶段是70至80岁;3、第三个最有生产力的阶段是50岁和60岁。在此之前,人的智力活动尚未达到巅峰。4、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平均年龄为62岁;5、全球100家最大公司总裁的平均年龄为63岁;6、美国最大的100个教会的牧师平均年龄为71岁;7、这证实了一个人最好和最富有成效的年份是在60到80岁之间。” 流传信息称:“这项研究由一组医生和心理学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他们发现,人在60岁时达到了情感和心理潜力的顶峰,这种情况会持续到80岁,甚至更远。因此,如果您是60、70或80岁,您正处于人生的最佳水平。以上内容,来源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您可以此信息传递给您60、70和80岁的家人和朋友,让他们为自己的年龄感到自豪。”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是由美国麻省医学协会( Massachusetts Medical Society)出版的专业医学期刊,包含对生物医学科学与临床实践具有重要意义的一系列主题的医学研究新成果、综述文章和社论。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最早始于1812年由John Collins Warren创办的《新英格兰医学与外科期刊》,如今是世界上连续出版时间最久的医学期刊。 它与另外三份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和《英国医学杂志》(BMJ)》是公认的“国际四大医学期刊”。  1,有关说法源自何处? 使用“the most productive age 60 70”作为关键词检索,可以发现相关信息至少在2019年8月就已出现在一些英语媒体的专栏文章、网站、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 除了内容与中文一致外,还有英文信息称这一研究来源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8年的70/389期(Source: *N.Engl.J.Med 70.389(2018)*)。 使用“the most productive age”作为关键词并将时间条件设置为2018年1月至2018年12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官方网站nejm.org上检索,共检索出有关文章6篇,但均不涉及与“最有生产力的年龄段”相关的信息。 浏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已发布的期刊期数可以发现,截至2021年11月25日,最新一期是总第385卷第22期(VOL. 385 NO. 22),没有流传信息中所言的第389卷/期。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编辑部回复有据的查询称:“没有发表过可以匹配到相关任何信息的文章(There are no articles that match any of the details provided.)”。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编辑部部协调人Grace Hansen-Dewar回应: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没有使用上述标注格式,这也不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数字对象识别符(DOIs)格式。《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2018年也没有发布该期刊的第70卷或第389卷。 在2018年发行的期刊中,页码在第70页的文章是《蚕豆症与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Favism and Glucose-6-Phosphate Dehydrogenase Deficiency)》,该论文的起始页码为第60页;页码在第389页的文章是《病例3-2018:5个月大的男孩患有低血糖症(Ca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