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无本创业,从电子烟开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锌刻度,作者丨星晚,编辑丨陈邓新 一个熙来攘往的地下通道,因为连接着轻轨站和大型商场,周边商户几乎从来没为生意发过愁。在过去,这条通道里最多的便是美食、美妆和服装饰品等快消店,但不过一年光景,不少经营良久的店铺悄悄换上了新门脸——电子烟。 十来家大大小小的电子烟门店挤在同一条街道上,还有正在装修的店面也隐约透露出他们是新晋的对手。 电子烟被“断网”超过一年半,但却在线下毫无违和感地融入了人们的生活,从大型商场走到临街小巷、超市便利店,手里拿上一只电子烟吞云吐雾的年轻人在街头四处可见,甚至成为一种潮流标签。 不断扩大的市场和“洗脑”年轻人的潮流文化,让电子烟的入局门槛一降再降。开门店成本太高,那就做地推,靠拿代理商的返利“躺赚”;人手不够做地推,那就做微商,支持一件代发包邮的上家比比皆是;没有私域流量,那就摆地摊,真假混卖,利润翻番…… 正在被重新审视的电子烟,买卖双方“入坑”都越来越容易…… “断网”后,疯狂竞速的线下门店有了新活法 “90后老烟民”瞿闻第一次接触电子烟是在大四,当时为了戒烟,听朋友推荐入坑了电子烟。与如今简化后的电子烟不同,瞿闻最初使用的是需要自己换烟油、电阻丝、棉花的老式电子烟。 “恶魔猎手”、“一掷千金”、“小绿人”、“翠贝卡”、“小红帽”……这些瞿闻曾经非常喜欢的烟油,如今仍然摆在瞿闻所开的电子烟实体店的一角。偶尔碰上几个懂行的玩家,瞿闻便会和他们细细地说到其中的门道,也说说他在电子烟行业里的这些故事。 几年前,烟弹式电子烟火了,瞿闻敏锐地嗅到了这背后的商机。因为之前长期混迹于贴吧,甚至当上了一个小吧主,瞿闻开的电子烟淘宝店很快就在吧友们的支持下红火了起来。但很快,“线上禁售令”又迅速颠覆了整个行业。 第一时间,瞿闻决定奔向线下。前期装修投入2万元,进货3万元,之后每月固定8000多元房租,雇一个店员,每个月底薪3000元+提成,这便是买下入场券的费用。 “线上禁售之后,线下生意反而更好了,我眼看着这边的同行一个个地都来了,而且大家都活得不错。”瞿闻四处打探过,如今这些做电子烟生意的人,有一部分曾经在线上销售过电子烟,但还有更多年轻人是把这个生意当成一个既潮又挣钱的创业项目。 如同瞿闻所说,市场的变化的确如此,锌刻度通过走访发现,曾经仅在商圈中心做摆台宣传的多个电子烟品牌,如今不仅充斥于各大商圈,更是走进了小区便民店、街边超市,形形色色的年轻店主成为了相似门匾下的不同元素。 只不过,电子烟线下渠道竞争的白热化,以及入局新人将门槛不断降低,尚且年轻的线下门店很快就遇到了新时代带来的问题。疯狂的“圈地运动”之后,电子烟门店的日子却不如去年好过了。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78%的电子烟门店盈利,每家门店的平均月营业额为4万元、平均月盈利为1.6万元。但这样的数据却在今年以来有了明显变化,“今年整体行业内店铺业绩都在下降,某个大品牌甚至下降了20个点的营业额。”有业内人士透露。 “有了门店但光做线下也是不行的,我了解的很多电子烟门店卖的是一个品牌,但可能店主的朋友圈又在卖另一个品牌,多条腿走路嘛,毕竟有了渠道之后拿货就很简单了。”瞿闻说到,尽管线上正规渠道已经无法再买到电子烟,但在私域流量池内,拿货和卖货依旧容易。 面对线上电商平台的禁售政策,线下市场的疯狂竞速,不少电子烟品牌在“圈地运动”中将门店区域保护政策一改再改,三两步一家电子烟店已成常态。激烈的竞争下,已经使电子烟市场越发“烟雾缭绕”。 电子烟向连锁便利店进军,“老少通吃” 无本的暴利生意:“躺赚”返利、一件代发和真假混卖 在小区内踏实经营了五年小卖部的安乐华在过去的一年里,每个月都要接待1、2个上门推广电子烟的销售人员。提供产品、无需保证金、无需进货、无需陈列,定期按销售数量返利,不同的销售却几乎说着一样的话术。 半年前,安月华终于经不住游说,把电子烟安排进了店里。原本,安月华对销售大言不惭的一句“年轻人都爱抽电子烟”深感怀疑,但现实却告诉他,的确如此。“就像中年人顺手进店买包烟一样,年轻人也会顺手拿一盒烟弹走。” 安月华后来了解到,给他供货的代理商曾经从事POS机销售行业,转型售卖电子烟之后没有开设一家实体店面,但是搭建了一个60多人的地推团队,利润十分可观。“他的团队在当地的菜鸟驿站、快递柜、手机店大量铺设电子烟货架,平均每天的销量超过400多只。” 代理商告诉安月华,电子烟现在就是“躺赚”的时代,如果安月华想挣钱,他可以搭把手。代理商解释道,加盟和返利是两个体系,单店加盟可以享受0元政策,首次拿货按照批发金额需达到3万元以上,后期拿货按批发阶梯报价,不规定数量,另缴纳品牌保证金5000元,合同期限一年。 如果加盟商在三个月内开出3家专卖店,可以升级为城市合伙人,享受区域保护政策。累计拿货达2000盒,次月1号可获得返利对应的烟弹、烟盒。 但这位代理商和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都倾向于轻装上阵的模式。返利目前给出的政策是,月度完成烟弹销售2000盒、4000盒、8000盒和10000盒分别返利5%、10%、15%、20%。烟杆套装返利方式为现金,烟弹返利方式为等额雾化弹。 “每个月达到最高返利比例再轻松不过了,一旦渠道铺出去,就是躺在家里也能收钱。”该代理商提到。 低门槛的合作模式催生出了越来越多新入局者,巨大的利益面前,市场变得越发激进,也越发鱼龙混杂。 安月华如今在店内放了多个品牌电子烟,想要“躺赚” 靠返利“躺赚”其实也要靠“抢地盘”的硬本事,没有团队也不善地推的人想入局,还有一件代发这条路。 从悦刻、YOOZ、绿萝到迷雾、飞驰、维特威,几乎所有知名电子烟品牌都能够轻松地在网上找到一件代发的供货商。阳阳微信里的好友中超过一半都是微商,而他,则是微商上游的代发仓商家。 一件也代发,但分跑量价、代理价和非代理价。举例来说,悦刻幻影五代的单杆套盒跑量价为140元,代理价145元,非代理价为165元,但零售价是268元。“除了跑量价要求一天下五单以上,其他的都支持一件代发,全国邮费首重收6元,微商可以给零售价格打个6、7折再卖,大把消费者会买。” 这种无本生意对于想入局电子烟的年轻人来说,是条捷径。但如何扩充私域流量池,又如何从中变现,却又是另一门学问。 事实上,电子烟本来就算是暴利产品,有媒体曾提到销售端的烟杆利润率在50%左右,而烟弹则在40%左右。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人盯上了造假这门生意。 有一年电子烟烟龄的宋伟告诉锌刻度,他曾在一个自称代理商的微商处购买过烟弹,但使用过后发现抽起来有明显发苦的味道,与以往在实体专卖店买到的口感不同,他才意识到自己买到假货了。 “假烟弹的发热丝用的不是原厂,对烟油的雾化没有达到原厂的充分,另外烟油也不行。”瞿闻对锌刻度解释道假烟弹发苦的原因。 拿到假货有多容易呢?一名自称仅售“精仿”电子烟的源头厂家告诉锌刻度,悦刻四代一杆三弹带数据线65元、五代一杆三代带数据线80元,YOOZ烟弹25元、单杆45元,一件可代发,50个混合批发,享受更低价格。 左为精仿品价格,右为返利比例 “口感多少跟正品有点区别,但是抽不死人。”该厂家说道,“如果你担心的话,我建议配假烟杆+真烟弹,烟弹配最便宜的,摆地摊的这样操作每天可以赚1000多元。” 除了夜市、路边小摊之外,微商更是成了假货的重灾区。假货的泛滥会轻易击毁现有品牌建立起的市场认知,长此以往更会影响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但在利益的诱惑和监管的空缺下,电子烟行业的乱象正在加速狂奔…… 电子烟的潮流标签,是时候摘下了 与各个电子烟行业从业人员的交流中,有一句话频繁出现:现在的年轻人,都爱抽电子烟。 这样的“洗脑包”式言论成为了商家们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号,商家们信了,年轻人也信了。 天图资本的李康林曾经这样形容道:“电子烟属于那种典型的年轻人喜欢的潮流消费品,是一个增量市场。消费品的铁律是,人们只有在没有什么功能性的产品上才会愿意花更多的钱。” 的确,近些年来,电子烟市场份额呈现爆炸式增长,2014年至2019年,全球电子烟市场复合增速达24.2%。疫情过后,国内电子烟市场更是加速发力,2020年思摩尔国际成功上市,无论是城市还是小镇,几乎都被电子烟包围。 在街头,脖子上挂着、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电子烟的“烟民”比比皆是,他们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各式香甜、清新的味道和不含焦油的二手烟成为了这类新型“烟民”的保护伞。厂家的宣传把电子烟塑造为“戒烟神器”、“潮流标签”,引发出了这阵狂潮。 随着电子烟的普遍化,其危害性也被摆上台面引发争论。“目前市面上的主流电子烟产品多采用电子雾化技术,不含烟草,因此可以减掉卷烟95%的危害”。这是电子烟相比香烟而言,能够被打上“更健康”的标签的重要原因。但很多人忽略了关键一点,那就是电子烟吸食起来太过于方便,随时随地拿起来就能抽一口,因此抽烟就像呼吸一样成为了很多人的习惯性动作。 “电子烟会深刻地改变原有的吸烟习惯,增加吸烟频率并且不自知,这恰恰是对烟民来说最危险的地方。”宋伟对锌刻度谈到自己的看法。他还认为,电子烟的方便性和适口度,还使很多并没有抽烟习惯的人轻易地染上第一口。 与此同时,电子烟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和质量控制等方面缺少有效监管,市面上大量电子烟产品存在尼古丁过量、烟油泄漏、重金属超标、不安全成分添加等质量安全隐患。 对此,B站UP主同时也是一名电子烟商家的“佐罗集雾志”提到,曾在美国爆发的“电子烟爆米花肺”事件,就是因为不法商家违规在烟油中添加了维生素e醋酸酯。 种种原因,构成了目前电子烟大受质疑的原因,即便抛开目前仍旧争执不下的电子烟致癌风险问题,品牌们的宣传的确该换一换方向了。电子烟既很难帮助烟民戒烟,更不应该成为一种潮流元素。 “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各品牌都要严格遵守一些共识,比如真正做到线上禁售、线下门店购买严格查验身份证。与此同时,在产品研发和宣传方面上下功夫,不将辅助戒烟和潮流元素作为宣传噱头。”某电子烟行业从业人员对锌刻度谈到,“年轻人对于电子烟的一些认知误区还需要商家和市场来共同解开。” 无论是抽电子烟,还是把电子烟视作无本创业的好生意的年轻人,让电子烟行业越烧越旺。但反过来,除了“替烟”的故事、“潮品”的标签之外,电子烟也该重新为年轻人重新造梦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隨機迷宮跑酷《幻影深淵》每個神殿全世界僅一人能通過,每人只有一次機會

  Devolver Digital 今年在 E3 遊戲展帶來不少新作,其中《幻影深淵》(Phantom Abyss)則是一款乍看之下尋常無比的第一人稱跑酷遊戲,不過這款獨立遊戲卻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概念,就是「你只有一次機會取得聖物」,如果死亡,你再也無法挑戰同一個迷宮。   《幻影深淵》是由獨立團隊 Team WIBY 所開發的跑酷遊戲,玩法每個人都想像得到,就是奔跑、滑行、跳躍、攀爬、躲陷阱,加上你手上有一個像爪鉤槍的鞭子,遊戲根本就是知名經典作品《印地安那瓊斯》的致敬版。     對於熟悉射擊遊戲的玩家來說,《幻影深淵》的第一人稱操作很容易掌握,很多情況只要注意墜落的高度利用翻滾,或是危急時使用鞭子來位移等,基本上只要死個幾次,你便能很快熟悉神殿的環境。   不過,死亡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你再也無法回到同一個迷宮。     《幻影深淵》的故事描述深淵之神「博達赫」被困在這座神殿,而玩家你也是,為了讓彼此逃離這座迷宮,你必須幫他取回一個又一個的聖物,令他重拾力量。不過,這座迷宮神殿在玩家每次死亡後都會以系統隨機重新生成。   換句話說,「你只有一次機會取得聖物」的意思,其實就是你只有一次機會取得「該迷宮的聖物」,一旦死亡後,你便再也無法挑戰同一座迷宮,也無法取得該迷宮的聖物。     很多遊戲情況,玩家會利用「堆屍」的方式,以死亡或犯錯換取經驗,但是在《幻影深淵》有一點難度,因為你無法重新挑戰同一座迷宮,因此你無法預期你何時會再遇到同一個陷阱。   初入遊戲的玩家會很快發現,聖物共有 4 個種類,綠色是最低階的,再來是藍色,再更高階的是紅色,最後則是金色。也因為如此,遊戲中的每一次生成的迷宮也用顏色來區分。     我在綠色區域迷宮死了快兩小時,才發現其實迷宮雖然是隨機生成,但迷宮的場景區域是會以排列組合的方式重組的。例如每一次迷宮都有 6 個區域組成,你第一次挑戰時是 A B C D E F,第二次可能就是 B L X E G A。   每玩一次,你就可能發現新的區域,新的陷阱,這些區域會亂數重組,有時候甚至讓你的路線完全迴轉,原本向下的變向上,藉以打造每一次迷宮都是全新的體驗。     當然,我們玩家不是吃素的,就算迷宮再怎麼變化,只要熟悉每個區域,我們自然能夠冷靜的過關。然而,《幻影深淵》在遊戲中加入了會讓你血脈賁張的要素—守護者。   就像你在玩《惡靈古堡 2》暴君或《惡靈古堡 3 》追跡者一樣,當玩家愈深入迷宮,就會觸發神殿守護者,這些守護者有各自不同的能力,有的是一碰即死,有的是會發射死光,有的還會製造毒煙區域,讓你的跑酷增添不可預期的危險。     過程中玩家可以用寶藏取得的金幣來購買祝福或恢復生命,也能透過獲得的鑰匙代幣來購買新的鞭子獲得特殊能力(例如墜落不會受傷),但這並不代表你能獲得太多生存優勢,最主要的還是依靠臨場反應與過往的經驗,才能擊敗這座不斷變化的迷宮。 […]

How the Yield Farm Space is Changing

Source: Adobe/ValentinValkov George Harrap is a veteran crypto entrepreneur currently serving as the co-founder of Step Finance, a Solana-focused portfolio management dashboard, and Head of DeFi at YAP Global, a PR agency specializing in crypto, blockchain, and fintech.___ Yield farming on decentralized finance (DeFi) protocols is evolving quickly as it overcomes teething problems. It’s now […]

日本 Starbucks 一次推出 47 種限定口味星冰樂,每一款都是獨一無二!

不只是日常提供各式各樣的咖啡與飲料等選擇,在世界各地皆有分店的 Starbucks 也會於不同地區推出限定產品,每回都讓愛好者們趨之若鶩,這一次日本 Starbucks 就宣佈將以 47 個都道府縣為主題,推出 47 種相應的限定飲品,每一款都富含當地特色,讓人迫不急待想嚐嚐! 宮崎 / 日向夏 千葉 / 甜醬油糰子 東京 / 焦糖咖啡凍 京都 / 抹茶黃豆粉 作為成立 25 週年的紀念活動,日本 Starbucks 將在日本各地推出「47 JIMOTO Frappuccino」限定飲品,每個口味都是由當地合作夥伴參與創作,像是北海道地區的「玉米鮮奶油」、千葉的「甜醬油糰子」、新潟的「柿種巧克力」、愛知的「紅豆咖啡星冰樂」以及沖繩的「金楚糕香草」等等都是別具當地特色的口味! 島根 / 抹茶咖啡 神奈川 / Summer Blue 鮮奶油 長崎 / 蜂蜜蛋糕咖啡 沖繩 / 金楚糕香草焦糖 既然是融入在地風情特別設計,就與你想的一樣,這 47 款在地版本星冰樂,只有去到當地的 Starbucks 才能夠享用到,並且將會一路持續販售到 8 月 3 日,不知道如果是在日本地區生活的女生們,最想嘗試的是哪一個口味呢? The post 日本 Starbucks […]

【超快节奏的信息环境里,我们为何会容许“意念回复”的存在?】当繁复而冗杂的各类社交消息一波又一波袭来,人们掉入一种不断加速的困局中,“意念回复”的存在…

在这个凡事追求速度的快节奏时代,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空间壁垒完全被打破,信息之网密密匝匝地将每个人编入其中,“意念回复”无疑是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叛逆”之举,但这种交流现象的确还挺常见的。 比如这样的聊天对话,是不是有点熟悉? 明明使用的是即时通讯工具,聊天却仿佛隔着难以跨越的时差,细究个中原因,当代网友抛出一个形象的词汇:“意念回复”——有时候看到消息不回复,不是真的不想回复,而是在反复揣摩着如何回复的过程中误以为自己已经回复了,并就此愉快地退出了对话框,直到下一条消息再次将自己唤醒。 那么,人们为什么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选择“意念回复”?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探究“意念回复”的形成原因及其存在的意义,尝试剖析这一现象的出现与人们所处的这个一切求快的信息社会之间的关联。 节奏再快,偶尔也要“慢”下来 在全媒派转载《新京报书评周刊》的一篇文章中,曾对时下流行的倍速看电影、短视频的流行背后人们对速度的追求进行分析。文章指出,人们正身处一个“快节奏、重效率的社会发展状态”之中,而短视频一类产品的流行,正是这一社会发展状态下特定文化与技术的变迁导致的结果。[1] 然而,在这样一个求快的信息交互语境里,人们却并没有彻底消除掉“慢”的习惯,“意念回复”就是其中之一。 微博上曾出现过#忘记回消息就意念回复了#这一话题,引得许多网友直呼“人间真实”。而这种新型“社交技能”不仅被网友们用来解释自己偶尔的“失礼”,更被用来适时地自我安慰——“你的好朋友长时间不回消息,不用担心他们是不是不爱你了,他们一定是用意念回复,造成他已经回过消息的错觉”。 微博上屡次出现“意念回复”相关的话题讨论。图片来源:微博 当人们深究“意念回复”所发生的具体情境时,不难发现,“意念回复”并不等同于纯粹的拖延时间,反而常常是在“争取时间”,只不过所争取的,是用在其他事情上的时间。 当你的手头正火急火燎地赶着一项马上到deadline的任务,对屏幕上闪现的一条条聊天消息便总是会不自觉地切换到“已读即回复”的状态。在微博讨论中,有网友就曾对此作出解释:“如果没有回复微信,一定是我忙得被工作消息刷屏,看到消息也意念回复了。” 实际上,在社交媒体时代,“意念回复”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现象。 早在2018年,《大西洋月刊》记者Julie Beck就曾在文章《无视信息和邮件是如何成为常态的》中谈到这种明明想要回复却忘记回复的情境:“我经常读短信,想‘我会回应你的’,然后完全忘记。正在运转的记忆功能——大脑中的待办事项清单——一次只能记住这么多,当这项清单被诸如购物计划和各类工作任务塞满的时候,它就会出现漏洞。”[2] Julie Beck发表在《大西洋月刊》的文章中提到“意念回复”的现象。图片来源:The Atlantic 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但人类的精力毕竟有限,于是,人们在某些情境中的“加速”,就必然要以另一些情境中的“减速”作为代价来实现。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虽然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后,被“意念回复”的对话发起者往往可以收到一个诸如“刚刚太忙了”“刚刚没注意信息”“以为回复过你了”之类理由看似充分的回复,但这种现象本身依然让许多人感到些许“不爽”。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无外乎三个字:“真的吗?” 在文章中,Julie Beck引用了皮尤研究中心开展的一项调查结果:90%的手机用户经常随身携带手机,76%的人承认自己“很少”或“从不”关机。[2]不得不说,对于手机从不离身、几乎逐渐“器官化”的现代人来说,用“没看到消息”来搪塞,确实在多数时候是站不住脚的。 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对人们手机使用习惯的调查。图片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 可是,每个人都知道“意念回复”不好,却依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对这种行为予以宽容与默许。在这种看似难以理解的选择背后,体现着“意念回复”所具备的独特意义——无论是作为一种不自觉的遗忘,还是一种有意识的借口。 如何认识并正视“意念回复”? “时刻保持联系”增加了信息交互的压力 《奇葩说》第三季里曾经抛出一个辩题:“时保联是一种暴政吗?” 实际上,以已读不回为标志的“意念回复”的反面,正是这种“时刻保持联系”的社交态度与状态。 认为“时保联”不可取的理由可以有很多,比如影响个人自由空间、打破了平稳的生活节奏等。但困扰的根源或许并不来自于老板、朋友、亲人等特定个体的突然问候,而是由于让人们被动接受这样一种媒介逻辑,并强行重塑大家的时间观念。 学者大卫·哈维曾在《后现代的状况》中指出,“不同的社会培养不同的时间观念。”[3]在这个被互联网深深渗透的时代,各种各样的即时性媒介正成为塑造人们时间观念的标杆。 在此前的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当“车、马、邮件都慢”, 横亘在人们之间的广阔空间也给予了人们对于延时交流的宽容态度。因此,人们从未将是否“立刻”得到回复视作判断交流真诚与否的标准。 而随着信息传播所需时间一步步缩减,空间距离也一步步被抹平,即时联系成为可能,甚至成为一种必需的常态,“无法时保联”则有可能受到责备。 在即时性的电子媒介逻辑逐渐深入日常生活的过程中,这种对“零时差”的要求还不仅仅出现在社交关系中,更是渗透于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开始习惯于丝滑的即时支付、希望快递小哥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对新闻媒体的时效性提出越来越严苛的要求。 即时性的媒介逻辑一步步主宰我们的日常感受,速度成为衡量一切的核心指标,这也带来了信息交互上的压力。当任性的“已读不回”成为奢侈品,偶尔一次“意念回复”就显得尤为珍贵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慢一点再回复,是对“加速”的抵抗 在媒介逻辑的影响下,我们的生活正紧紧围绕着“速度”展开,这也正是社会学家哈特穆特·罗萨在他的“加速社会”理论中所强调的现象。 在罗萨看来,加速逻辑对日常生活的渗透可以具体分为三个维度:首先是以交通和通讯为代表的科技加速;其次是社会变迁的加速;第三是人们生活步调的加速。而这三个维度相互之间又构成一个彼此促进的循环——科技加速使得社会变迁的加速成为可能;而社会变迁的加速则会带来竞争的加剧,带来“个人总会觉得自己站在‘滑坡’上”的体验。[4] 这就使得人们必须加快生活步调以应对激烈变化的社会;最后,不得不以越来越快速的节奏处理生活事务的人们又对科技加速提出了新的要求。 处于这样的循环中,罗萨将当下不断需要回复邮件与消息却永远也回复不完的人们比作受到惩罚的西西弗斯,每天要处理的消息就像我们要推上山岗的巨石。但无一例外地,第二天醒来,棘手的巨石又滚落到我们的脚边,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处理不完的讯息,将人们带入更迅猛的加速中。图片来源:公众号提供 当繁复而冗杂的各类社交消息一波又一波袭来,人们掉入一种不断加速的困局中,“意念回复”的存在,更像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愿望,为了给自己一个短暂抽离其中的机会而按下的暂停键——无论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我们都希望某场对话进行得慢一点,让我们自己从即时性媒介技术带来的加速压力中得到喘息的机会。 然而,不管是作为一种权宜之计还是无意识的行为,“意念回复”是否真正构成了对不断加速的社交逻辑的反抗,终归还是要打上一个问号。 毕竟,在更多普遍的情境中,我们所面对的其实是前文中Julie Beck提到的局面——采用“意念回复”来减速,是为了在工作、生活的其他过程中加速。用罗萨的话来说,这实际上只是“因社会加速的失调而来的减速”,就像交通拥堵的产生实际上是交通工具提速后每个人都想求快的结果,本质上是一种“病态的减速形式”。 不过,即便这种对加速的“抵抗”终究治标不治本,甚至本质上并不真实存在,我们依然希望当下的社交环境能够对“意念回复”抱有宽容的态度,这不仅仅关于减速带来的舒适与喘息,更是关于我们切身的自由感。 万物互联下,偶尔也需要“弱连接” 有学者指出,我们正处于一个“永久在线、永久连接”(permanently online,permanently connected)的时代,这种始终与线上世界保持连接的状态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我们对于以往任何一类媒介的使用方式——它突破了时间与场合的限制,突破了“线上-线下”的二元划分,成为一种“深度嵌入生活的自然化行为”——在线不再需要特别付出心智劳动,相反,离线才是。[5] 也正因于此,人们对于“意念回复”总是抱着复杂的心态,因为无论这种“已读即代表回复”的出发点是有意还是无意,从实际表现上看,它都释放了同一个信号——“本人离线”,这恰恰也是“永久在线、永久连接”的时代里人们正逐渐失去的一种权利,而这一权利被剥夺的过程,也让越来越多的用户由于“过度连接”而产生社交媒体倦怠心理。 我们正身处一个连接过度的时代。图片来源:公众号提供 彭兰在其研究中曾细数“过度连接”的各类影响因素,其中,“强互动下的倦怠与压迫感”就是一个核心因素。[6]多线程的交流方式、并发式且高强度的连接渗透人们生活的每时每刻,让人越发不堪重负。 […]

Disney 真人版《白雪公主》演員曝光,女主角 Rachel Zegler 膚色引起熱議!

近年來 Disney 不只推出許多新的動畫題材,也將不少經典作品改編成真人版電影,讓觀眾以不同角度重新品味這些故事,更為其帶來了廣大的話題聲量,而緊接在 Emma Stone 主演的反派角色電影《Cruella》上映之後,近來傳出真人化的《白雪公主》也公開了關鍵的女主角人選! Disney Disney 發行於 1937 年的《白雪公主》(Snow White)不僅是 Disney 的首部彩色動畫長片,更是改編自家喻戶曉的「格林童話」也使其成為了許多女生心中的經典角色。根據消息,真人版電影將由《La La Land》音樂製作搭擋 Pasek and Paul 參與,並且由導演《蜘蛛人》的馬克偉柏執導,而 Disney 將找來《西城故事》的 20 歲女演員 Rachel Zegler 詮釋白雪公主一角,沒想到卻又一次引起觀眾們議論紛紛!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rachel zegler(@rachelzegler)分享的貼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rachel zegler(@rachelzegler)分享的貼文 擁有音樂劇表演經驗的 Rachel Zegler,雖然資歷不深,但卻在《西城故事》的試鏡中以優異表現脫穎而出,獲得不少肯定,同時在過去也曾以優美歌聲出演音樂劇版的 Disney 公主,而導演馬克偉柏也認為她充滿活力、樂觀的形象,能為《白雪公主》帶來耳目一新的演繹。不過在此同時,許多 Disney 粉絲也指出,美麗又迷人的雪白肌膚,是白雪公主的標誌特色,女主角 Rachel Zegler 的膚色則與其有所差距,因此又一次和《小美人魚》真人版消息釋出時一樣,引起網路上的各種議論,不知道各位又會覺得這個選角是否合適呢?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rachel […]

原神 (Genshin Impact) 攻略匯集 (6/26更新)

  原神 Genshin Impact 部分攻略: 原神 (Genshin Impact) 攻略匯集 part2   攻略連結: 原神 (Genshin Impact) 新手入門指南 原神 (Genshin Impact) 主線流程圖文攻略 原神 (Genshin Impact) 全隱藏任務流程圖文攻略 原神 (Genshin Impact) 全主線流程與副本通關攻略 原神 (Genshin Impact) 二測新增關鍵內容介紹 原神 (Genshin Impact) 無相之雷招式分析與打法攻略 原神 (Genshin Impact) 三測風龍廢墟風神瞳收集指南 原神 (Genshin Impact) 元素附著、反應及隱藏機制介紹 原神 (Genshin Impact) 預約抽卡、新手池抽卡、開荒角色選擇等新手常見問題解答 原神 (Genshin Impact) 登場人物圖鑒 原神 (Genshin Impac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