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班有女生宿舍一半做全职太太:拔苗助长培养?回归普通人?

作者:裴方舟 指导老师:刘楠 36年前,被少年班录取的徐方必定未能料到,她们六个人的女生宿舍里,后来会有三人选择离开工作岗位,成为全职太太。如今在高校任职的徐方教授,统计发现,她所在的武大85级少年班总共30人,有些成为杰出的行业专家,但是更多人从事着普通的职业。 距离中国开办第一届少年班已经43年,期间关于少年班“天才教育”模式有过不少争议。徐方认为,她宿舍三名同学成为“全职太太”,要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例如,李欣前往香港中文大学攻读硕士,后在华盛顿大学获MBA学位,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后“仔细算了笔账”,主动选择成为“全职太太”;而温婉的文清,则将全职太太看作一门“为爱付出”的职业。 面对周围人的惋惜或质疑,她们的态度很坦荡: “我这个少年班女生当了全职太太,是不是对当年的人才和教育的浪费,我觉得大家可以讨论,见仁见智。我也希望今后少年班能够尽量招到真正的天才,并把他们培养成各行各业的精英。” 武汉大学85级少年班合影 一、36年后,少年班女生成为全职太太 “文清已经完全是个富家太太的模样了。” 36年前,被少年班录取的徐方必定未能料到,她们六个人的女生宿舍,后来会有三人选择离开工作岗位,成为全职太太。 她的同宿舍挚友文清,是三名全职太太之一。平常,照顾辅导孩子、陪同丈夫出差、规划家庭旅行、带菲佣买菜、教菲佣做中餐,是文清生活的大部分内容。 文清自学了不少富有情调的“小绝活”,徐方曾被邀请去做客,对文清的鸡尾酒印象深刻。 “她教我调鸡尾酒,但我总是没办法调得和她的一样好看。比如薄荷碎,我调出来的酒,薄荷碎总是浮在表面,但她调出来的酒里,薄荷碎总能很均匀、很好看地融在整杯酒里。” 文清似乎很满足:“成为全职太太后,我觉得天天都很幸福快乐啊!每天做家务做饭重复枯燥吗?在我看来,大部分职业不都是在做重复的工作吗?而在家里,是为自己喜欢的人做,对我来说,更有价值和意义。” 进入少年班时,文清15岁,今年51岁,成为全职太太已经16年。当年少年班女生宿舍有6人,徐方、李欣、王羽等,虽然大家如今身处天南海北,但见起面来,还是可以兴奋地聊上很久,如同当年十四五岁少女时的兴致。 1978年,在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的建议下,中国仿照国际上针对早慧儿童进行超前教育的先例,在中科大开办了全国第一届少年班,面向全国招收年龄较小的“天才儿童”进行重点培养。 少年班有女生宿舍一半做全职太太:拔苗助长培养?回归普通人? 著名科学家杨承宗在中科大与少年班学生们交流 1985年,教育部决定在中科大的少年班教育基础上,进一步在全国范围内选择13所高校进行少年班试点实验。1985年9月,这13所高校之一的武汉大学正式开办全校第一届少年班,面向全国招收了30名学生。 时年14岁的王羽同时年15岁的文清、徐方和李欣,被武大少年班录取,并被分配到同一间6人学生宿舍。那时,她们被称作“知识荒原上的少年突击队”。 36年后,六个女生的命运迥然不同。 “我们六个人里,仍旧留在岗位上的,是大学时候最爱学习的三个人。”徐方介绍,“学习最认真的,现在在多伦多大学高级实验室担任实验室主任,另一位在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担任博导,我现在在高校任职,担任教研室主任。” 徐方统计,武大85级少年班总共30人,如今少数人成为了杰出的行业专家, “在哈佛之类的地方做终身教授”。更多的人,从事着普通的职业,在没有那样出名的单位里,重复着常人可以想象的生活。 “少年班的影响对我们很大,但人生越往后走,总还是看每个个体自己。”徐方停顿了片刻,仿佛是在斟酌自己该出口的话。最后,她说:“无论如何,最终都得承认自己是普通人嘛。” 武大校门旧照 对于很多人来说,“全职太太”也是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在文清眼中,当好全职太太,是一项需要智慧的大工程,并不是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就行。要与老公相亲相爱、相互扶持、共同成长,必须有相应的高度和悟性;要让孩子健康快乐、自信独立,亲子关系和谐且有边界,必须有永不落后孩子的学识和眼界。 和很多人的认知不同,文清这样描述全职太太的“工程”蓝图。 “家庭如一艘航船,老公就像船长,老婆就像大副,只有二者团结默契,这艘船才能在生活的波涛甚至是惊涛骇浪中平稳航行。虽然这份工作在众人眼里谈不上荣耀,但我的本性就是喜欢默默无闻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只要我爱的人认可我就好了。” 二、从几度生活挣扎 到追求“实在的幸福和满足” 在成为全职太太之前,少年班毕业的文清在深圳的几家商业公司任过职,后来一直是深圳某中学的生物老师。 彼时的深圳正值从一个小渔村飞速发展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新兴移民城市的上升期,但文清的事业并无太大起色,感情上也并不如意。 其实,文清的情况,在少年班里不算特例——在一定年岁的时候,大家多少都迈入了人生的瓶颈期,与自我周旋久,在有限的选择中,试图寻找最有可能为现状带来某种突破的那一个。 挣扎之时,文清生了一场大病,身心俱疲的时候,遇到了现在的丈夫。 丈夫比文清大不少,经济状况很好,带着一个女儿。两人相识不久就成了婚。又过了不久,文清选择了辞职。 文清回忆:“我当时提出辞职时,父母倒是没有什么反对,可能是对我老公有信心吧。” 作为一个家庭的“新成员”,文清却很快和孩子打成一片,以尊重和自由开放的思想赢得了孩子的信任和喜爱,也逐渐获得了丈夫父母的肯定,更是十几年如一日得和丈夫一路相互扶持、恩爱地走到了今天。 对文清来说,决定成为一名全职太太,是果断的选择。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把家庭和事业完美结合的职业。” 回忆起自己走过的路、曾有过的挣扎,文清说,反倒是这些经历,让她知道自己需要与什么样的人长相厮守,在处理两人的关系时,自己应该如何取舍。 “就好像是尝遍人间美味,你才知道你能每天吃的,绝不是龙虾鲍鱼。” 文清说,自己做学生时,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未来想做什么。大家的理想,就是她的理想。写作文时,一会儿是当飞行员,一会儿是当科学家,以为只要好好读书,读完大学,就能当飞行员和科学家了。 在大学毕业工作后,慢慢才开始成熟和思考,慢慢了解自己、了解社会,终于在遇到了对的人以后,她说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全职太太。 “职业和婚姻一样,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恰恰认为,把我的聪明才智、学识智慧用在营造一个幸福的家庭,是我最大的成就!我不在乎别人的羡慕和肯定,我只需要自己的实实在在的幸福和满足。” 文清一家合影 三:从“天才少女”称号 到重为“普通人” 在王羽心里,全职太太却并不算是一个职业——尤其是在中国。 “所以,成为所谓的全职太太,对我来说不算是主动的选择。”谈起自己的人生方向,王羽甚至道:“我有点自卑。” 实际上,在六人宿舍里,王羽一直是徐方心目中极聪明的榜样。 “王羽那时候比我们都小一岁。她不太爱学习,我闷头刷题的时候她就睡懒觉、出去玩,但回回都能考得比我高,回回都考得很好。”徐方回忆。 这一点,王羽自己却没有多大印象。成为大学生时,王羽年仅14岁,记得的是:“报考少年班,主要是父母决定的。可能父母对我的期待值很高吧,我觉得还是拔苗助长了。” 少年班的一年中,王羽过人的学习能力在徐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进入新专业后,王羽“不爱学习”的特质的影响好像被不断放大,渐渐地,徐方记得,王羽的成绩只能在一众新同学中称为“中等”了。 全国首届少年班课堂 18岁,王羽本科毕业,直接参加了工作。按照毕业生分配政策,王羽毕业后去到一家大银行从事国际业务——这和她的本科专业完全契合。可是,毕业几年之后,彼时正攻读博士学位的徐方再见到王羽时,王羽已经远不再是当年那副快活年轻的样子。 […]

Hulu: 39 best TV shows to watch this week

Nicole Kidman stars in Nine Perfect Strangers. Hulu A big new series arrives on Hulu this week. Nine Perfect Strangers, starring Nicole Kidman, Melissa McCarthy, Michael Shannon, Regina Hall and a huge ensemble of stars, hits Hulu on Wednesday. The mystery thriller follows nine guests at a boutique health-and-wellness resort that promises healing and transformation. Safe to […]

Under Armour 专业运动服饰、运动鞋 6折起+额外8折:男士T恤 14.4加元、儿童运动鞋 26加元、男童Polo衫 17.68加元、打底裤 37加元

The Bay网店销售,Under Armour 专业运动服饰、运动鞋 6折起+额外8折,使用折扣码:SAVE,满99加元包邮,店内取货免运费。点击进入订购页面。 Under Armour的核心价值是做纯粹的专业运动,原先就仅做专业功能性产品,运动功能表现毋庸置疑。Under Armour的核心是训练,这也是Under Armour的“老本”,品牌创立之初正是依靠训练紧身衣等产品起家。除此之外,跑步、篮球和高尔夫是Under Armour的重点品类。渐渐发现街头穿Under Armour的人越来越多,其实Under Armour——这个以速干紧身衣出名的牌子有点贵,但是看着显身材、有科技含量,甚至有人愿意把它和正装混搭着一起穿。 单品推荐: Under Armour ABC Camo Boxed Logo男士T恤 14.4加元(30加元) UA Boxed Sportstyle男士T恤 14.4加元(30加元) UA GS Charged Pursuit 2儿童运动鞋 33.32加元(70加元) Under Armour 女童 Pursuit 2 Prism运动鞋 28.56加元(70加元)   Under Armour Pursuit 2 AC儿童运动鞋 26.52加元(65加元) Under Armour 儿童系带运动鞋 28.56加元(70加元) Under Armour GS Surge 2儿童运动鞋 33.32加元(70加元) Under […]

數千年前,羅馬人眼中最具代表性的「不正常婚姻」──近親婚和綁架婚

作者:南川高志(編)、加納修、南雲泰輔、佐川英治、藤井律之 西吉貝爾特與布倫希爾德的聯姻 西元 566 年春天,奧斯特拉西亞王國的法蘭克國王西吉貝爾特(Sigebert I)與西哥德人公主布倫希爾德(Brunhilda)結婚,並在梅斯的宮殿舉辦婚禮。從義大利趕來法蘭克王國的詩人萬南修福多諾(Venantius Fortunatus)為祝賀而寫的詩歌傳承至今,以下介紹開頭的部分: 春天來訪,凍霜之地得以解放,原野覆上整片色彩繽紛的花草,遠山峰頂探出點點綠意。為人們提供涼蔭的樹木,枝椏也冒出翠嫩綠葉。孕養人們的葡 萄樹幼枝上不斷冒出新芽,花苞慢慢膨脹,像是答應母枝未來將結出一串串纍實的葡萄。蜜蜂穿梭於花叢間嗡鳴,鑽進滿是蜜汁的花蕾裡,為花朵傳播花粉。在純潔大地上多產的蜜蜂,似乎將從花中產出蜂群子嗣。啼叫的鳥兒為了獻上忠實的愛,急忙趕往雛鳥身邊。這些生物即使終將老去,只要回到子孫身邊就能重返青春。一切將如往昔,大地亦將稱慶。承天之命,王的宮廷因「皇家」聯姻而變得富足,全世界也為之喝采。願吾王永遠幸福,身邊隨時圍繞充滿光輝的能人異士,也願有才之人紛紛前來這唯一的高峰。看吧,戰神馬爾斯將為吾王帶來將帥,和平也將伴隨名譽而來。所有人來到這裡,為這王室的祝禮播下興奮的種子。王的人民將因這場婚禮得知吾王之願已遂。讓地上湧出泉水的汝,請傾聽我的聲音,汝的審判,將使小事化為大事。(《詩集》六書一) 接在這段詩之後的是一百一十九行的祝婚歌。維納斯與邱比特祝福兩人的婚姻,太陽神照耀婚禮舞台,妖精們紛紛獻上美麗的花朵。 就格式而言,這首充斥著羅馬多神教與基督教色彩的詩,算是古典文化的餘韻,也只會在古代過渡至中世紀的時期出現,後續的墨洛溫王朝再也沒有能寫出這類詩的詩人,萬南修福多諾也因這首詩得以活躍於墨洛溫王朝。 西吉貝爾特與布倫希爾德的婚姻(Source: Wikipedia) 六世紀中期之後的法蘭克社會繼承了古典時代教養也接受了基督教倫理,在這層意義上,或許也是六世紀的墨洛溫社會被視為「過渡期」的原因吧。不過在此要特別注意的是這場聯姻本身,尤其是促成這場婚姻的因素,而不是過渡期這個特徵。 萬南修福多諾的詩雖然有提到布倫希爾德的「嫁妝」,但僅以「她領受了名為美麗的帝國做為嫁妝」稱讚嫁妝有多麼美侖美奐。不過就法國歷史學家布魯諾.杜梅吉爾(Bruno Dumézil)的調查,在都爾的額我略的《歷史十卷》與其他史料中都可以發現她帶著大筆嫁妝嫁給了西吉貝爾特。 延伸閱讀:身高低於138免刑責、女人離婚可取回嫁妝──秦漢時代的法律觀念超前衛 從西吉貝爾特國王統治了長期隸屬於西哥德人的塞文地區阿利斯提烏姆這點來看,這塊地區應該是布倫希爾德從父親處繼承來的「嫁妝」(faderfio)。西哥德人原本就沿用羅馬法,女兒出嫁時父親必須給女兒嫁妝。西哥德國王讓公主出嫁時,通常都會附帶奴隸或僕人做為嫁妝;若辦得更奢華點,財產除了衣服、寶石飾品這類動產與奴隸,還包含土地。 此外,布倫希爾德與西吉貝爾特成婚之際,也從丈夫手上收到許多禮物。這些禮物的內容與分量目前沒留下直接記述,但間接的記述卻不少。在動產方面,王妃離開盧昂時,將五個包裏交給該處主教普里提克塔都斯(Prætextatus),據說其中有兩包裝滿了「貴重物與各類裝飾品」,總價值應超過三千索利都斯。另一包則裝有二千索利都斯的金幣。 目前已知的是,普里提克塔都斯從其中一個包裏取出金絲織帶後,將絲帶切成小段分送給想驅逐國王的人們。一般認為,布倫希爾德擁有非常龐大的財產,其中有許多是西吉貝爾特送的。除了這些動產,這位王妃也在漢斯與科隆擁有許多土地,我們可將這些土地視為王的賞賜。 若從日耳曼人的習俗來看,西吉貝爾特在成婚時送給布倫希爾德的禮物稱為「晨禮」(morgingab)。這是丈夫在成婚後第二天清晨送給妻子的禮物,後世將這個禮物解釋成「處女的對價交換」。可見這場西哥德公主與法蘭克國王的婚 姻同時遵守了羅馬法與日耳曼法。 一如羅馬帝國全盛時期史學家塔西佗所述,羅馬法與日耳曼法在結婚送禮的習俗完全相反,日耳曼人認為「嫁妝該由丈夫送給妻子,而不是由妻子帶給丈夫」(塔西陀,《日耳曼尼亞志》)。那麼到了中世紀, 法蘭克國王國的結婚贈禮又是如何處理呢? 延伸閱讀:【尼古拉二世】排除萬難結婚的末代沙皇,也阻擋不了家族滅門的厄運 「晨禮」與結婚贈禮 進入中世紀之後,不再採用羅馬式嫁妝,也就是父親直接送女兒禮物,而是由新郎/丈夫間接贈予新娘/妻子禮物,這樣的禮物稱為「聘禮」(meta/metfio)。不管是直接或間接贈予,這些財產都用於經營婚姻生活,鞏固兩國邦交,避免妻子被休或是被家暴。 當時可能適婚男性比適婚女性來得多,所以才形成這種由丈夫贈予妻子的社會習俗,但目前尚無足夠數據針對中世紀初期進行統計。放眼其他婚後住在夫家的例子,由新娘帶著嫁妝成婚的方式雖是主流,卻仍無法解釋上述的現象。 剛才已經提過,在羅馬帝國由新娘帶著嫁妝成婚是慣例,但在四、五世紀時,新郎通常會在婚前給新娘聘禮或聘金,而且從四世紀末開始,羅馬皇帝還要求聘禮與嫁妝必須「等值」。 由此可見,當時新郎免不了得提出聘禮。這類聘禮很容易與日耳曼的「晨禮」混為一談。但其實,是由於這種婚前贈送的聘禮被君士坦丁大帝定為「新娘禁欲的對價交換」,才因此與象徵「處女的對價交換」的晨禮畫上等號。 當丈夫贈予妻子禮物的方式在法蘭克時代普及後,就很難追溯這項傳統究竟屬於羅馬社會還是日耳曼社會,也很難釐清羅馬式嫁妝習俗到底被保留多少,因為記錄結婚禮品的證書通常都是由丈夫寫給妻子的。結婚時的贈予在中世紀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教會行規也多次提到「沒有聘禮就不可結婚」。 既然有這類贈予,婚姻才得以正常化,那麼當然就有不正常的婚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近親婚與綁架婚,兩者都是源自日耳曼人的習俗。不過隨著研究發現,這類婚姻也是羅馬社會的傳統之一。 禁忌的婚姻(一)近親婚 數年前,小名為阿烏斯的維達斯特(維達斯提斯)愛上了安布羅修斯的妻子,因此殺害了盧普斯與安布羅修斯,娶了這位據傳是堂姐妹的女人為妻。雖然他在普瓦捷境內犯下多起罪行,但當他與撒克遜人的庫魯德里克在某處惡言相向時,庫魯德里克的一名傭人用長槍將阿烏斯刺倒在地上,接著繼續追打, 導致阿烏斯渾身是血。最終,阿烏斯失去了他那邪惡的靈魂,神也讓阿烏斯對那些為他所害的無辜之人償還了血債。這個極為可悲的男人曾犯下多起竊盜、姦淫、殺人的罪行,對這些罪行閉口不談才是上上之策。不過那位撒克遜人卻要為了殺死阿烏斯支付阿烏斯的兒子賠償金。(《歷史十卷(法蘭克史)》 本段引自《歷史十卷》七卷三章。安布羅修斯與盧普斯這對兄弟是都爾市民,維達斯提斯是住在同一區或在普瓦捷壞事做盡的居民。都爾的額我略之所以將這段歷史視為「傳言」,一來是因為無法確定這是事實,再者是維達斯提斯娶了自己的堂姐妹,同時也是安布羅修斯妻子的女人。額我略的字裡行間充滿了批判,因為在當時,這種堂兄妹結婚是教會法判定違法的近親婚,而維達斯提斯是個羅馬人。 近親結婚在羅馬人社會不算新鮮事,所以從羅馬時代就以法令禁止,不過最近的研究卻發現,墨洛溫時代的近親婚也被視為是日耳曼社會的傳統。六世紀拜占庭史學家普羅科匹厄斯的《戰史》(De Bellis)提到,在圖林根地區,兒子與繼母結婚是「代代傳承的習俗」;教宗額我略一世(Pope Gregory I,590~604 年在位)也禁止盎格魯人與堂姐妹、繼母與結拜姐妹結婚;法蘭克人社會也能看到與繼母或嫂子結婚的例子。 教宗額我略一世(Source: Wikipedia) 因此在墨洛溫時代,主教們透過主教會議履履禁止近親婚姻,即是想讓日耳曼人停止具有異端色彩的家族祖先祭祀,改以基督教的方式祭祀。 不過先前提到的學者查理.烏布爾認為,這種理解必須從根本重新檢視,因為在墨洛溫社會的日耳曼人之間幾乎看不到堂兄妹結婚的例子,通常是羅馬人才會如此。此外,從古典時代晚期的證據也發現,這種堂兄妹結婚的情況在羅馬人社會相當普及,被視為是強化菁英家族勢力或避免財產外流的手段。 若將範圍限縮至墨洛溫王室的婚姻,最常見的就是兄弟死亡、未亡人由其他兄弟迎娶的例子,這也是最能與禁忌的近親婚比擬的情況。舉例來說,克洛維之子克洛泰爾一世(Chlothar I)在哥哥克洛多米爾(Chlodomer)去世後,娶了嫂子貢迪奧克(Guntheuc),但這是為了接收克洛多米爾的王國。 王室的近親結婚通常帶有政治目的,也是為了避免王室財產外流。財產就是結婚的籌碼,與多神教的習俗或信仰無關。 不管是羅馬人還是日耳曼人,親屬間的近親結婚情形尤其嚴重。過去的人類學者不斷討論這種亂倫禁忌的問題,卻一直沒有釐清禁止的理由與目的,此時期的史料也沒有任何與遺傳學有關的敘述。 從墨洛溫時期的史料來看,近親婚被禁止的原因在於「保持血統純淨」,但這是否與血統具有某種神聖性質有關,目前尚無定論,但一般認為,禁止近親婚是為了促進各家族或各地區能進一步交流。由此可見,羅馬人與日耳曼人對於近親婚的態度沒有明顯差異。漸漸地,與外族通婚就在西歐成為主流。 禁忌的婚姻(二)綁架婚 所謂的綁架婚,是未經女方雙親同意就與之結婚。雖然也有失敗的例子,但到底是怎麼綁架的,《歷史十卷》記載了相關的小故事: ……庫帕又召集自己的同夥,準備搶劫勒芒主教巴德基希魯的女兒為妻。為了實現這個陰謀,夜裡,他夥同一群人闖入馬勒伊的莊園,但莊園女主人馬格娜多爾蒂在識破他的詭計後,立刻帶著一群僕人趕走庫帕。庫帕的許多同夥都受了傷,他自己也落荒而逃。(《歷史十卷(法蘭克史)》十卷五章) 由於《薩克利法典》將綁架婚定為違法行為,因此要綁架新娘得盡可能掩人耳目,通常選在晚上。此外,考量到新娘的家族會抵抗,所以夥同幫手闖入新娘家中的例子並不罕見,新娘的家族也會動用武力抵抗並保護自家女兒。 《薩克利法典》(Source: […]

【更新】美军保留在阿富汗的空袭能力

【大纪元2021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简、李言、戴芙若综合报导)周一(8月16日)塔利班武装份子在阿富汗重新掌权,该组织表示“战争已经结束”,并宣布已经完全控制了喀布尔。 周日,当武装份子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时,该国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带着核心团队逃离该国,还说自己将“永远继续为国家服务”。 美国和几十个国家联合声明,敦促让所有希望撤离的外国公民和阿富汗公民离境。西方国家则加紧努力将其公民从首都撤离,而中共和俄罗斯的大使馆则照常开展业务。 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还在星期天晚间发出声明,称在未来48小时内一共会有6,000名美军派驻在卡尔扎伊国际机场,任务是保卫机场的安全,协助美国和友邦人员安全撤离阿富汗。 下面是阿富汗局势的实时更新: 塔利班巡逻队喀布尔 2021年8月16日,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喀布尔马苏德广场的一条街道上站岗。(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据法新社报导,塔利班武装分子占领了喀布尔各地的检查站,肩上扛着步枪的武装分子走过绿区的街道,绿区曾是大多数大使馆和国际组织所在的戒备森严的地区。 塔利班试图向国际社会保证阿富汗人不应该害怕他们,联合创始人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表示,武装分子需要表明他们可以“为我们的国家服务并确保安全”。 中国(中共)是第一个表示支持塔利班的大国,并表示已准备好建立“友好关系”。 俄罗斯和伊朗也做出了外交姿态。 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与塔利班政府的关系将取决于他们对人权的尊重和对极端主义的拒绝。 拜登向叛乱分子发出严厉警告,称任何对美国利益的威胁都将遭到“毁灭性”的军事回应。 塔利班发言人拒绝谴责基地组织 塔利班首席发言人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节目专访时,拒绝了调查记者劳拉·洛根(Lara Logan)多次提问塔利班是否将明确谴责恐怖组织基地组织。 这次采访仅在几周前举行,并将在周日晚上10点在福克斯新闻频道和福克斯国家流媒体服务上同步播出。 . 美军保留在阿富汗的空袭军事能力 2021年8月16日,美国陆军少将汉克·泰勒(Hank Taylor)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五角大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美国国防部新闻秘书约翰·柯比(John Kirby)就阿富汗当前局势举行了新闻发布会。(Alex Wong/Getty Images) 美军联合参谋部后勤部副主任汉克·泰勒(Hank Taylor)少将周一表示,美国军方在过去24小时内没有进行过空袭,但地面指挥官保留了此军事能力。 “过去24小时内没有进行任何打击,但如果需要,地面指挥官将继续保持这种能力,”泰勒说。 美国务院:阿富汗“没有正式的权力移交”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周一表示,在前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逃离后,阿富汗政府“没有正式向塔利班移交权力”,并表示美国正在与国际社会合作,以决定谁是被美国政府承认为的阿富汗领导人。 普莱斯不排除美国承认塔利班政府的可能性,称这将取决于他们的行动。 “最终,当谈到我们对阿富汗未来任何政府的态度时,这将取决于该政府的行动,将取决于塔利班的行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他在国务院简报会上说。 “事实是,未来的阿富汗政府维护人民的基本权利,不窝藏恐怖分子,保护人民的基本权利,包括一半人口、妇女和女孩的基本权利,是一个我们能够与之合作的政府,”他说。 “反之亦然。我们不会支持一个不这样做的政府,一个无视《世界人权宣言》等基本文件中所载保障的政府,一个美国无法与之合作的政府,”普莱斯说,并指出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份声明呼吁“通过包容性谈判,建立一个团结、包容和具有代表性的新政府——包括妇女充分、平等和有意义的参与。 ” 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周一在接受CNN采访时声称,塔利班将允许妇女和女童接受教育,但该激进组织有强烈镇压妇女和少数民族权利的历史。 国务院官员此前曾表示,美国不会承认以武力上台的政府。 五角大楼:喀布尔的混乱“任何人都难以预测” 2021年8月16日,美国国防部新闻秘书约翰·柯比(John Kirby)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五角大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柯比向媒体简要介绍了美国撤军和塔利班控制首都喀布尔后阿富汗的当前局势。(Alex Wong/Getty Images) 五角大楼新闻秘书约翰·柯比(John Kirby)今天就阿富汗局势召开了记者会。 柯比说:“我们确实为各种突发事件制定了计划,但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过程,计划并不总是完全可预测的……。” 柯比在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当你看到喀布尔传出来的照片时,任何人都难以预测。” 柯比为美国的准备撤离工作辩护,称他们确实计划“早在5月就进行非战斗疏散行动”,并且“五角大楼正在进行演习,以了解不同的非战斗疏散行动可能是什么样子。” 柯比说,其中一项演习是在两周前完成的,目的是检查非战斗人员撤离“从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撤离会是什么样子”。 “你所看到的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我们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部署超过6,000名士兵的部队,是因为我们预计可能需要这样做,”他说,并再次指出他们无法预测“每一个场景以及机场周边的每一个漏洞”,并且局势“正在发生变化”。 […]

【远见快评】阿富汗变天 谁是赢家?

【大纪元2021年08月17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8月16日(星期一),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就在昨天(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组织在一系列进展神速的攻势之后,正式进入并控制了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一则公开的视频显示,塔利班人员还围绕阿富汗总统加尼几个小时前还在使用的办公桌拍照留念。 当天,美联社引述塔利班发言人的话报导说,塔利班很快将在喀布尔总统府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而这个名字,正是塔利班于1996年在阿富汗建立政权并统治了5年的政权名称。这个政权在2001年因为美国在“9·11”事件后发起的阿富汗战争中被推翻。 所以,这张照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标志着阿富汗这个中亚小国正式变天,一度统治该国的塔利班卷土重来,于20年后再度掌权。 这个消息毫无疑问占据了全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也引发了所有关注阿富汗局势以及中美关系的朋友们一场大讨论,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阿富汗变天事件,以及这个事件分别对中美两国以及两国关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塔利班花9天时间拿下17省省城 首先,我们先简要介绍一下阿富汗局势当前的主要热点,这是我们讨论相关话题的重要背景。 在塔利班进入总统府之前,阿富汗民选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和第一副总统萨利赫(Amrullah Saleh)均已乘飞机离开喀布尔,一种说法是去了塔吉克斯坦,并将转往第三国。但半岛电视台引述加尼私人保镖的说法称,加尼去了乌兹别克斯坦。 流亡中的加尼总统随后在脸书发文,强调他没有抵抗到底的原因是目睹20年的战争中,无数人因此丧命,为了避免血流成河,他才选择离开。他说塔利班用剑和枪赢得了胜利,但他们并没有赢得人心,塔利班必须向所有部落、姐妹及妇女做出保证,才有可能赢得人民的心。 加尼这番话当然有为自己辩解的意思,但客观上反映了两个重点,一个是此次阿富汗政权易手,政府军实际上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抵抗。塔利班从8月6日声称“未经战斗”拿下第一座省会城市萨兰吉(Zaranj),到没有动用一兵一卒拿下东部大城贾拉拉巴德(Jalalabad),再到8月15日进入喀布尔,仅花9天左右的时间拿下17省的省城,期间并未经历什么特别艰难的鏖战,很多地方几乎就是过去说的“传檄而定”。 美国打20年战争 依然不了解这个国家 如此神速的进展,不要说外界大跌眼镜,就连塔利班自己都没有想到,而美国情报部门同样未能准确掌握,以致做出了重大误判,拜登7月8日还在说:“你们不会看到人们被从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屋顶上由直升机撤离的情况……塔利班将到处横行并把全阿富汗占为己有的情况极不可能出现。” 结果他说的“不会看到”的一幕,昨天就真真切切在美国驻阿大使馆上演了。这说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便美国在阿富汗打了一场20年的战争,但依然不了解这个国家。 加尼的话提到的另一个重点,是塔利班会如何对待其它部落及妇女。这实际上涉及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一大焦点,就是塔利班是否会在全国推行他们过去屡屡被人诟病的极端宗教政策。而这一点如果推而广之,就涉及到塔利班统治的阿富汗是否会成为新的恐怖主义的大本营问题。 为何国际社会对阿富汗严重误判? 我们先来讨论第一个重点:为什么国际社会集体对阿富汗局势出现了严重误判?为什么塔利班会如此迅速重新夺得政权? 阿富汗政府“贪腐已深入骨髓”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见仁见智,各说不一,但其中一个普遍都赞同的结论是:所有人都严重高估了阿富汗政府军的战斗力,而这个现象的根源是政府存在已久的贪腐弊端导致军心涣散,没人愿意为政府卖命。 《华盛顿邮报》曾经取得一份政府机密报告,其报导显示账面看阿富汗政府有军、警35万2,000人,但真正能够落实的人数仅25万4,000人。仅此一点管中窥豹,我们就可以看到阿富汗政府的腐败几乎已经是公开化状态。 曾在坎大哈担任阿富汗政府平叛顾问的美国海军军官强森(Thomas Johnson)在访谈里透露,阿富汗民众视警察如强盗,是他们国内“最可恨的机构”;另一位挪威军官在访谈时则披露说,他估计有30%的阿富汗警察带着政府所发的枪械逃离部队,然后私设岗哨收过路费。 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克洛克(Ryan Crocker)也在政府访谈里表示,阿富汗军警衰败并非缺枪缺人,而是因“贪腐已深入骨髓”而担负不起维安职责。 对种族和宗教文化的认同超过对政治制度的认同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阿富汗人对种族和宗教文化的认同超过对政治制度的认同程度。 我们都知道塔利班主要是普什图族人组成的,这个普什图族是阿富汗第一大民族,过去所说的传统的阿富汗人其实就是指普什图族。刚刚流亡的阿富汗总统加尼就是普什图族人,且阿富汗军警成员中大部分也是普什图族。可以这么说,普什图族和塔利班基本上就是鱼和水的关系。 事实上,由乌兹别克族和塔吉克族人组成的北方联盟曾经是打击塔利班最坚决的力量,但这股力量在阿富汗政府中被边缘化了。 所以,与其说美军在阿富汗与塔利班作战,不如说美军在与一种当地顽固延续了上千年的生活方式作战,这种生活方式囊括了民族认同、文化传统、社会组织结构甚至经济状况。 美军20年前可以凭借强大的武力同样在短短数周内推翻塔利班政权,但要想在当地建立并维持一种全新的制度乃至生活方式,那就是另一回事。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形成了罕见的综合性爆发,才形成了我们看到的政府军几乎到处都是象征性抵抗就拱手相让,使得塔利班长驱直入瞬间变天的戏剧化场面出现。 塔利班是否保持极端宗教色彩推行统治? 至于第二个重点问题,也就是塔利班是否会依然保持其极端宗教色彩来推行其统治的问题,以及这种统治会给国际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尤其华人朋友讨论最多、关心最多的是对中美双方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对塔利班是否会有所改良,这一点我想可能绝大多数朋友都不乐观。实话讲我个人也不是很乐观,因为现在进入喀布尔的塔利班,从最基本的政治主张看,和20年前被迫退出喀布尔的那个塔利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要说有什么改变,就是现在的塔利班在口头上比过去更多了一些与国际接轨的说辞,比如承诺不会允许恐怖分子利用阿富汗土地危害他国安全,承诺保护民众私有财产,承诺不对曾经为阿富汗政府及美军服务的阿富汗人秋后算账,甚至承诺会允许女子接受教育等等。 如何治理国家 塔利班自己都没有定准 但这些承诺究竟有多少能够兑现,我相信可能塔利班自己都没有定准。要知道,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ullah Mujahid)今天接受《今日印度》(India Today)专访时刚刚否认了阿富汗前内政部长贾拉利(Ali Ahmad Jalali)可能负责领导临时政府的传闻。他说贾拉利是无法接受的领导人选,目前塔利班没有讨论任何关于临时政府的事,未来会根据伊斯兰教法的基础来筹建新政府。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说现在的塔利班和20年前的塔利班并没有什么改变的原因。也许不排除塔利班在当前立足未稳的情况下,可能在一段时期内采取相对缓和的政策,但就长远而言,阿富汗出现一个极端宗教笼罩的政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中共党媒现在拚命渲染说现在的塔利班已经不一样了,有所改变了,不过是为自己未来可能承认塔利班政权做一个舆论上的铺垫而已。 中共能破解美国遏制 武力攻台? 这就带来一个绝大的问题,也是大家讨论最焦点的问题:曾经是恐怖分子大本营的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是美国的一大失败,同时成为中共破解美国遏制甚至是发动武力攻台的一大机遇吗? 就我个人的看法,答案并非如此。 阿富汗变天 美国甩掉巨大包袱 转向针对中共 我们首先说说阿富汗变天对美国的影响。 首先,美国应不应该从阿富汗撤军?对这个问题,我相信可能大部分的朋友都是赞成的。因为阿富汗战争持续20年,美国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结果只得到了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腐败政府以及免费给中共扩张充当保安员的结果。 […]